楚雨 发表于 2013-6-7 07:57:31

(存)2010月季先锋榜:十月十佳 评选者:末日丫鬟

本帖最后由 楚雨 于 2013-6-7 07:59 编辑

2010年10月入选目录:(排名不分先后)


《天方夜谈》                  孙慧峰

《沉醉的月亮》                史伶桥

《目击者》                    王笑风

《影像》                      时语荫

《听听湖水》                  耳东

《二十世纪K的一次性生活》     沙马

《执政者》                    米粒

《还珠帖》                    李言

《马列福》                    马列福

《放羊》                      张小七













《天方夜谈》



作者:孙慧峰



耗费了整整三个夜晚,
她用完裙子的四种穿法。
(我发现语感在消失。
不抒情行不行?)


她在裙子下盖起小房子,
撤掉现实的法律,养起内心的蟋蟀。
(我一直认为抒情
总不如思想深入。)


她连续三个夜晚在同一条裙子上
花样翻新,灯光下的布匹与沟壑,
离表面的风景越来越远。
(我对抒情极端厌烦,
那是发情者喜欢重复又重复的事。)


三个夜晚结束之后,暴君放弃了施暴的爱好。
他因疲倦而睡去。她把裙子整理了一下,
从走廊走向客厅。没人发现那裙子下的小房子里住满伤心的蟋蟀。
(感性的故事,很适合抒情,而我在独坐、读史。
读史使心安静如水。)


她的裙子太长了,这使她从卧室走出来的过程
和她服侍暴君的过程一样漫长。
(理想一旦实现,就成为理想的一个误解。
我喜欢这种理性的概括。)


她的裙子只是一个道具,
能避免在面对暴君时,被发现她的双股打颤。
(我故意忘掉很多,包括人间情事和发生在卧室间的暴力。
这让我能避免滥施怜悯和对命运的曲解。每个人的命运
都是理想的一次误解性实现,无法矫正。)


她最初的理想,是嫁到幸福的枝头,
做一只夜莺,夜夜有歌声婉转。
而旁人发现,挂在枝头的只是裙子。
每个女人都可以套上去的裙子。
(我怎么又说教了?而且还是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是不是抒情的一种?)


她把裙子脱下来,
挂在浴室的衣架上,
拿出裙子下的小房子
钻了进去。(私生活的描述从来都是从略:
大家在制造神话,神话麻痹人心
却能使枝头的裙子,
在无人居住时,也显得很美。)



20101010发表于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主客之间的闺蜜对话在文本自生的拆解与组构中建立开放式情商。好比一副左手打给右手的“闭门听”。

关键词:

“裙子”——披在东方扁平化面具之上,通往阴性文化庇护所的半透明雨衣。




《沉醉的月亮》


作者:史伶桥


(一)

从此诞生
没有子宫,没有交配



(二)

月亮下面干干净净
月亮下面一只狐狸舔着尾巴



(三)

一只麻雀杀死了苍蝇



(四)

——祭奠我们的英雄
——那些突然发生的事无人知晓
一只蜗牛拖着苍蝇的尸体回家了



20101017发表于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真相的哑语倒写,吹响历史牧童的冤魂曲。诗意的进入如闪电寓言的掩体形骸,穿插、抽搐,便迅即退离现场,杳无踪迹。

关键词:

“月亮”——时间之狗的一只独眼,斜视众生的浪荡酒鬼。




《目击者》


作者:王笑风



有多少小人儿,吊在树枝上
衣服已经破旧
一点力气也没了
还在想着抓住,抓住
正好下起雨来
它们看到更多的小人儿、不一样的小人儿
冰凉的小人儿,跳到地上
一个比一个快,全摔碎啦
水面上尽剩下些
瞪大的眼珠子


20101020发表于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惊世骇俗的闭目一瞥,人世间所有的苦楚与良知瞬间苏醒。而无力搀扶的悲悯和镜花水月的救赎双双落难。

关键词:

“小人儿”——受万千灵魂托付的集体暴动者。




《影像》


作者:时语荫


从针管里看见春天的美
栀子。木棉
球扔得很高,还没有落下。还来得及
吹几个气泡
多少次,他穿过公园来到湖边
过往人群关掉腹中的马达
像水上流动的叶子,托起昨日之中的明日
明日中的昨日,往复
迂回。难以为继时仍将继续
就这么
一起在湖边踢腿,把无法说出的话
搁在心里演习
纠偏。猜测别人低吠,牵着温顺的狗
过更宽的马路
乘更快的车子


2010108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疾病的青春跌落在成长的修辞格。敏达里放飞,绽放中退热。

关键词:

“影像”——命定无法再次浮现的羞涩泡影。




《听听湖水》

作者:耳东

什么时候可以像那些完全放松下来的柳条
静下心来
听听湖水
目前我可能还做不到
我做不到的原因有很多:
没时间,很忙
天气太热,或太冷……
这时我猛然想起很多年前
浮在湖面上的一具女尸
后来有两个人划着小船,用钩子将她拖到岸边
然后往岸上拽
看他们很吃力的样子
我以为她已经很轻很轻了呢



20101023发表于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甚嚣尘上,孤魂无渡。叩问自我的盲电波挤进地平线的斜坡。

关键词:

“听听湖水”——传自性灵涟漪的生命密报悄悄登上失忆的皮划艇。




《二十世纪K的一次性生活》

作者:沙马


二十世纪的一天他穿着短裤打开门
滑倒在肥皂的
泡沫里。他点燃一根烟
抽了起来“哎,那个破玩意儿
玩不好是心理上的事吗?”


想灵活地捕捉她,就得把握好
空间,对于新颖
的构思,人体和语言艺术
哦,她说,捏造
门关上了,场景还是一样
他回过头看她
呆在那儿像一只鸵鸟
不说话。不移动身体,不再认为
“偶然性能给人带来幸福”
他忽然打开窗子
从床上倒立起身子“嘭”的一声跳出窗外



20101015发表于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对存在与虚无的一次身体力行的词语反抗,对二十世纪寂寥大地的精神敲击。

关键词:

“K”——人性危机的代名词。
“一次性生活”——消费主义主导的汉语黄梅戏。




《执政者》


作者:米粒


它是虚无的
相对于我,一个生命的实体


但它生的比我早
(无疑,我会在它之前死)


它比我透明,新鲜,快
它捕获更多的机敏


而太阳等待如陶土
而工作如患者,而头脑如人质



20101015发表于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肉体对精神的变本加厉如汉文检修机,使生命伦理的课程在激辩中矗立。

关键词:

“执政者”——众星捧月的文明虚置。

经典语句:

“而工作如患者,而头脑如人质”。




《还珠帖》


作者:李言


我想你了,我要离开这里
吃了称砣的光头远山把车窗
撞破,趴在
辩证的暮色里抽搐
那年,我因尿道炎痛得死去活来
许多尘埃死了爹妈,被无形的
线,提在半空,一点一点
吃掉犯谋杀罪的绳子
所发出的微光,为这陈辞滥调里
的本末,我在
你掏空了心肝的城堡里
蓝色的琴架边,剜去
患有癫痫症的眼球
摸着你不动的锁骨,喊着要换
你舌头里不安的避雷针
有很多年,我没提起这些,没翻过眼皮
没在刻着名相的餐桌前,念动
溶化掉的往生咒,现在,你替我
看见,桌子的另一端
那个大声谈笑着,因通奸被石头砸死的单身女子,忽然捂住
诡异的声色,自愿从嘴上取下餐巾
吐出一只翻飞的,我们匿称为魔障的白蛾
这个缱绻柔婉的凶手,抱养过的,玩蝴蝶刀的
小女孩,把手伸进我有爱无类的体内
就像筷子插入豆腐
就像假托之物,放入谁都可以提走的,陌生的篮子
现在,你替我
举着在空中跳来跳去的,咎由自取的阳台
举着被曝晒着的,难以拆卸的,难以收拢起来的,累世累劫的阳台
说,心爱的甭哭
一场不能够的,事先张扬的远游
一场打败你的,表意的苦衷
被提前暴露
哦,这大海盲龟穿木,六通具足的又四日
秋后的蚂蚱服了不死药
在始料不及的台阶上,翘起腿来
侈谈缘生已空的不磨之论
而践道者耳聋
庭院里种出容易的藤萝
种出五体投地的法,报,化三身
这一样单刀直入的又四日,坍塌了三分二的红砖墙边
悔改的践道者,掏出一根针来挖井
挂着满脸老泪说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种感觉
第一次杀人,感觉就像是初恋
这个刚受洗的慕道友
曾画地自限,并因信称义的外邦人
在心口相传的谵语中
自挂东南枝的冥想家
而今,患了三年知非即舍的脑膜炎
哦,我曾在秋日曝晒下,脱了衣服,所恪守的棒与喝
我所迷信的经血
这些含沙射影的奥义
一针一线里的移花与接木
像窗外修白骨观的香樟
拿出自己的肉
拿出自己的肠
供养报身,不昧轻两臂的因果
丁卯年,我摸过的你体内
那些矜持的宝石
我摸过的,其中一颗所发出的,最清晰的火焰
像发了狂的走马灯
像案山上乱了方寸,迷了心窍的草木
像摸到内心无喘的五双袜子
袜子里的婆娑,即遗憾的婆娑
即菩提的遗憾
像摸到你心里精通岐黄之术的小鹿
在惊厥的暴雨中狂奔
那次,你就站在两棵沾亲带故的松树间
捂着松松垮垮的两根眼球
从碗底掏出被吸走的几张大而无当的长脸
一字排开,湿漉漉的搭在树干上
拍拍手,一咧嘴
让自己像一阵风,一下涣散到空气中
这落井下石的障眼法
装了无法扳倒的马达的隐身术
至今,你还常一个人穿着生锈的铁衣
在冒着腥气的树林里
无限孤独的练习
哦,我所深爱的众目睽睽之下的女人
在迟到的餐桌边
我撩起袖子,从胸口,剔下一片片精肉
蘸着盐巴喂养的女人
在十月的胡桃木钢琴上
敲击着忧伤的流水,编造大片云朵的,善忘的女人
抱着我,和我一起,等案山点头的女人
翻着我眼皮扶乩,大喊大叫的女人
在昨日舌抵上颚的阳台上
铺满悱恻的身见,叼着塞了整架飞机的哨子
栽种六边形的雏菊,忘我的雏菊
晴天霹雳的雏菊
我想你了,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环绕着这个岛屿的,秩序的潮汐
离开薄雾里精确的晨昏
来到你在午夜里,依依呀呀地麻痹了的膝盖边
为你涂上祛风的麝香与沉肘的虎骨
捎给你,大休息的缄密
                                                                        
(此诗献给至爱M,2010年10月)


20101020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灵与肉的秘密禅宗。意象奇绝精湛,人伦的线性宣颂粗粝昂然,行文缜密至畅,任督贯通。高等级语言审美享受的标准制造商。

关键词:

“还珠”——大彻大悟的法,哭天喊地的轮。




《马列福》


作者:马列福


他沉默,他单纯
他是东方一颗新星,尚未命名


“真的,我不会写诗
只是偶尔表达内心的孤独,和幸福”


那么为什么,你已经爬上第一千行
我才学会句号的用法


20101028发表于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自我咨询的青年自画像,作茧自缚的琅琅白日梦。

关键词:

“马列福”——后街男孩的贴牌商标。





《放羊》


作者:张小七


你不会无缘无故做一个梦,然后醒来
只有你清楚这个梦怎么被煮熟,颜色鲜亮,打败了睡眠
怎么在井边发生两树夹井的故事
你需要梦到我妈妈,她不会写字
你和她一起放羊,在梦中放羊


而贫穷教会你们亲热,用井水
擦拭乳房,在树上生子
你把羊牧到松树上,松子就被羊粪带下来,收藏
但是落不到井里,正如你看着羊
内心安宁,对衰老充满希望


羊是唯一的铁器,在贫穷里闪出白色
你拿起它至少不会感到生涩,把耕地磨出茧子
在中午吃下的馍馍太孬
年龄已经不允许你握得太紧
然而那口井到底意味着什么,一直没有提示


你在松树上牧羊,而羊跳进了井里
尽管夜色很钝,足够把苦难埋进烂泥
妈妈脱下的袜子只剩下一只,面对着几十年的命运
不吱一声
苏武还是在风中睁了几十年的沙眼


20101021发表于诗歌论坛


入选理由:

以亲历者的仰角炮掘人生的沟壑。繁复而紧凑,开纵又刺入心骨。想象绮丽,孤绝。


关键词:

“放羊”——命运残损的一缕切音,诗性复活的伟大圈养。




























2011529北京   末日丫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存)2010月季先锋榜:十月十佳 评选者:末日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