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 发表于 2013-6-7 08:03:11

月季先锋榜:2012年1月十佳作品 评选者:打火机

月季先锋榜:2012年1月十佳作品

1、《破冰船》 北京地图
2、《近了弧形以为的。。。。。》 半遮面
3、《循环》一组 沙马
4、《马莉》长诗(自选集)袁魁
5、《何园》一组 张小七
6、《今天,我想写写不是诗歌的文字》 憩园
7、《森林局部 {之十}   海螺记》江露
8、《辋川记》一组 窦凤晓
9、《SUBS(杀不死)》末日丫鬟
10、《爬过去的一条黑色蜥蜴就是一种生命象征》elford


附:作品
1、《破冰船》
文:北京地图

我只想沉没,暗流中遇见北极的冰山
以春天的方式脱下棉衣,我只想
在茶水里找到:空,得,预言中的箭术
第三杯天龙八部,磨亮八月的苹果
啃过的部分是小学毕业证,还没学到《袖珍神学》
站桩八十分,马步六分,罗盘不定
抵达就是不抵达,阳光是月亮的表哥
砸碎的也是春秋战国,我写过“竖”
在众多马匹经过的地方,只留下几个地名
他们闲散在一张纸上,被红,被绿,被橙色包围
水平面越来越低,杯底真白
我定的船票只能到达阿拉斯加
我还想在那里休息几天,凿几块大石头
再买两条逆戟鲸,画上红眉毛
今天是2012年1月9日,我在岸上
喂:
槟榔,槟榔,槟榔  

欣赏:带我们去看望一个企图逃离世俗的人,让我们感觉困在瓶颈中的热血是如何澎湃,更让我们感觉他是如何应对抵达和不抵达的困惑,喂
槟榔,槟榔,槟榔


2、《近了弧形以为的。。。。。》
文:半遮面

1)
15米宽的地方
放上钢管、锁链、油毡、锅碗瓢盆
再放上一缕阳光
空着的米仓
和监狱
就会发出呼吸
然后
将这个词开启
我们
一群废物
在研究女人
我们有很多的十五六岁
在尝试吃药、堕胎、摇头
我们相信
会得到一把玲珑的神弓
那里曾是他们的旷野
他们的白昼
而他们不会赞美
扯断所有词语
在卡拉OK、街头、岸边
冬天枯竭
夜色与海
倒悬
在水中
【无论是黑夜还是白昼,那踏上现实的龌鹾市井,在那时髦和金钱行市之间:距离,始终在孤独地流浪,始终充满愚蠢的眷念,当我们往返于
一个屋子,继续摆弄它的霉性,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头脑,存在于一个所谓超越的过程】
2)
我拖起锚链
有什么东西
它把脸贴在石头壁上
声音消失
灯塔
吞咽了船只、金属器、化石、染料纺
那些老人们在
说根
说祠堂
和早晨
一个选民
他相遇在国籍中
相遇在打开的可乐中
气泡
射向旁边女人的脖子、项链、乳房
他开始大口的喘气
他看见她
他认为驾驭是一种超脱
他可以取走“勇猛”“姓氏”“大小”
比如兽、教授、博士、导演、委员
他可以取走里面的晚宴
(啊,太感谢了)——
(那皮囊
有我的果汁
有我的粮食
我笑,惊天动地的笑
我哭,当着警察的面哭)
【我们体内的全部血管,笔直的把我们从他们的微笑中完全抽空。我们喝下所有的黄昏和祭台上面的灯火,来装饰肉体和欲望;一个很大的慈
悲,弄瞎我们的眼睛。直至死者也弄软我们的身体】
3)
舌头忙碌着
字符从牙齿两侧绽开
黑暗
我在忍受
使人爱的面孔
魔术师
神秘地把餐桌搬进1960
那里所有人
在公社
玩帽子、野菜和树皮
那里所有人
用锄头书写大字报
他们不能抬头,不能——
使拖拉机运转
多么惺惺作态的(漂亮)面孔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窗口在前面
牵我的手
我想挣脱
但我不能
而我只能像所有人一样
躺在庚子年
刘家峡上游100公里处的
农田上
【时间从我们的牙齿中出来,世间美好和迷人的事物,他们刚刚出现,便已摧毁,而我们已无能为力使他们变形,只在短短的瞬间给他们一次
拉力。我们的嘴却说不出真实和具体】
4)
我反复
阅读钟声
和克利夫兰骑士队
像是有很多的声带
震动
风呼啦啦的
火车停下
我又听到沉闷的脚步声:1、2、3、2、6、3、、1。。。。。
可我怎么也数不到10
黄昏降至
洞口的光亮
隐约伸出一只手
且说:给点吃的吧
我没能
从沉默中看到
我良心那摇晃的窗口
有双大眼睛
卷起一阵红色的风暴
像魔鬼的哨子
穿过山丘
我赤裸的双脚
缓慢地滑落
现在,我像在旧石器时代——
氏族酋长
他能做些什么
他的野味已吃光
但是在那路上
另一些人扛着一杆猎枪
(又一次
我低下头)
【我们一切的声调,像唢呐、像鸣笛、像休止符 。我们性交、吃饭、睡觉。我们被时间的绳子牢牢地困住,我们已被摧毁,我们的恐惧性是
与生俱来的。在黑暗的光线中】

5)
母亲在椅子上织毛衣
电视机跑去两伊战场
里根在宣誓
天空挂起风筝
它像奥林匹克的火炬
像傍晚
体育馆
露出妇女的头和脚
水滴下
我没找到
衣杆
在另一间房子里
我的童年
在洗澡
心情很好
新闻很好
还有自由和爱情、武斗和阶级、电影院和人民币、靡靡之音和纪念章
这一切似乎也很好
而我的摇篮,或床板
或 “般若皆空”
再也无需画龙点睛
【我们输掉了时间,被宇宙追着逃生;我们和所有;知觉、认识,被赋予了灵魂和生命。却在回忆录上不允许我们稍作停留,这是人类的法则
,不是理论】
6)
不是我的手
不是我的呼声
是翻身
软绵绵地欲
那个叫腐败的东西
在城市,得了溃疡
我曾从食物和药物中改变维生素
对一群病人
讲华佗、红楼梦、第二性
讲花和发、异、生存与智慧
可城市
坠入瘟疫,坠入雪崩
坠入地震,坠入禽流感
坠入金融危机、坠入冰与火
坠入失恋、自杀、抢劫
他们悲哀成自然混合物
他们凸出眼球
他们是两栖的另类
我感到寒冷
在炎日的夏天
宠物狗在花园溜达
它们漂亮的长毛被主人剪光
我回到我的窗口
一群老麻雀
他们的五指
在一个孕妇腹的部上弹跳
我年轻的心儿被唤醒
【我们将面临绝境和死亡,和一触即逝的东西,我们会变成更加虚无,这是必然的经验和成熟,是宁静和宣泄置入的光明,但不需要为他们哭
泣或命名】
7)
当女人们穿上布鞋、脱掉丝袜
有人开始大笑
他笑莎士比亚、德加、徐悲鸿、巴赫、努里耶夫
笑希特勒、艾略特、玉泉子、刘德华
笑白雪公主、东郭先生、孔乙己、小丸子。。。。
而我想嘲笑人的很多,还有神
可谁听到这声音?
甚至全部的记忆
呵,秋日私语
不安的旋律
除了克莱德曼
除了那张屏风
还有小树林
通往白色大楼
多么离奇的事情
夜晚把知觉伸向它的头顶
远远的,一个高瘦的小子
他爬上墙
他仿佛是神秘的纤维
仿佛处于本能
他必须找一个地方来栖身
高而弯曲的枝丫
一只猫纠缠在树上
以此
欢愉
挑战
【远离他们的尖叫,因为纯粹的等待,不是一个目标,这是母语的守卫。这是光的恶作剧。生命依然会有一个睡眠状态。当我们学会反抗,时
间从来不会向外蒸馏】
8)
暴雨
在裸奔
一个男人
他的妻在裸奔
而四处飘荡的
是他自己的影子
那关于许多想做、想说的
却未能有言语
在旷野上
风吹来
他它上面天空
一片乌云
想着想着,他也裸奔
(他见到了排放出来的铝、砷、汞
见到了酸性物质的沉降  
见到瘟疫
可这些来了又走了)
在他身后升起的是
一棵树
和很多的三角形
当三三两两的影子散去
他一切如一
当人们说着三教九流
他没有别的选择
掏出罂粟花
他想到了
赎罪
和灵魂
疲倦地
游荡
【我们被光击碎,我们就是废物,我们结合,仅仅是为了一个新的生命。你看床铺:他们在告诫生活,不要善存欺骗】

欣赏:半遮面的作品特色在于对板结的世界坚韧的敲击,并让我们能够从那些击碎的碎片中感觉到人性的力量。

3、《循环》一组
文:沙马


《循环》
火车开走了,又开回来了。2011年这个地方
又多了几辆火车。下了车
我不知往哪儿走。除了月光,一无所有。
现在,无风,无朋友,无可看之物
像是生了一场病。
我坐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
不想回家。下雪了
我踩着冰块卡擦卡擦地走在街上游荡。

《朋友老何》

老何老了,头发落光了,眼框里
的眼珠也不怎么转动
他一个人快过完他的一生了
他在树林下租了
一间平房过着自己的生活
他读着斯宾罗莎的书
不接近女人,不吃他看到的活鱼
不相信人的躯体
仅仅是一个躯体。他说
到了七十岁他会给自己留下
几件干净的衣服,死后
不至于那么寒碜地
走进斯宾罗莎在书里所描述的天堂

《这一天过得很慢》

这一天过得很慢,很慢
像是疙疙
瘩瘩的性生活
感觉自己的荷尔蒙消耗
到股市里去了。上午天气很好
我随手翻了翻
1964年版本的《资本论》
“当眼前的事实混淆了现实时
人是茫然的。”我两眼
望着窗外发愣。这时妻子
忽然转过身将我的一只手套
仍了过来说:
别忘啦,你该到社保局缴养老保险

《狗年月》

仓库里的堆满货物,大白天的
我们就躲在货物旮旯处玩
我是男的,她是女的
我们玩啊,玩,玩出了孩子
真的很懊恼
哎,谁叫他们将原材料
一包一包的堆出个立方形的空间
让我们有藏身的地方
哦,是的,马克思说:那时
我们还没有好的条件和生产资料分离

《节日的早上》

早上我穿着拖鞋走出了门
上了一趟公厕
路过配钥匙,早餐的摊点
公厕的门还没开。今天
是十一国庆节,七天长假
人们在睡懒觉。我忽然接到
小莉儿的电话说她买了
一只硕大的气球在市民广场
等我一起放飞
我说,不,今天我想给
自己的家庭安装一个小小的便池

《胖子,有胖子的想法》

一个胖子在果园里摘果子
他的性别:男
年龄:三十五岁,
爱好:爱吃螃蟹
性格:思维单一
他要跳一跳才能摘到果子
可他迟迟不跳
胖子,有胖子的想法
他想起了老虎和猩猩
他父亲说地球引力
对谁都是一样的
哦,他对果子不抱希望了
他看了着他父亲
父亲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头
朝果子砸去,果子一只,二只
落了下来。胖子高兴地蹦了
起来,他不叫他父亲,他叫他师傅

《看着你打出的手势》

我们面对面地坐着
你说章鱼是季节性的动物
我咂了一下嘴。
桌上的杯子是空的,
你用手移动了一下
我嘴里还是干巴巴的。
早上吃的胶囊现在还有些恍惚
你忽然打着手势问我
一只章鱼会爱上另一只章鱼吗?
我说我没看过海。看着你
打出的手势,章鱼
被我想象成一个肥胖的女人。

《这个城市一个旮旯处》

你在这个城市一个旮旯处
租了一间房子
和一个外省的女人同居
没有空调,书和通风设备
也没地方晒床单。
你说她不丑,也不好看
有一套瑜伽功
躯体总是暖烘烘的。
到了双休日她就去另一个
地方和另一个人
同居两天。你假装不在乎
到了晚上就空着身子
在床上翻筋头
你说如果不这样
我就他妈的摆脱不了悲伤。

《什么是现象背后的东西》

我干了这么多年的肥皂工
身上散发出酸碱味
手滑溜溜的捏不住什么
我感到悲伤
我不轻易地用手拿眼前的东西
生怕它从我手里滑落
可别人认为我脑子有问题
我不回答他,我笑笑
然后张开五指给他看
叫他认清什么是现象背后的东西

《建筑师的言论》

黑而干瘦的建筑师,喜欢
和他的妻子谈论建筑学
把三角形放在弧形中间承受的
压力不大。抛弃圆形
也是不现实的。而过于干燥
的东西运动起来会
发生摩擦的声音,人对此
要有心理准备。对压力
要有个准确的判断
比如你和我一上一下的
下面的人承受了不合比例的压力
你想想,人会快乐吗?
从这个角度看性学也是一门建筑学

《家庭》

家庭是个生活的地方
2008年
对我来说,曲折地
不需要它了。
食物和精神,并非不切
实际,这已经
相当晚了,我不承认
新来的猫。
躲进孩子用积木搭出的
房子是暂时的
有想法,不想说
哐当哐当,拆掉门窗。

《聚餐》

周六。几个人在一起聚餐
有点不自在。其实
我不便在他们中间
说出灵魂的事,不便抽身
走开。我一边吃螃蟹
一边看时间:
三点钟。抽烟。吐痰。谈国际新闻
几乎是有距离的
我,你,他
三下五去二,结账。吧台
小姐漫不经心地
看着我们走出她“一匹狼酒店”

《推理》

房间里长出蘑菇,一颗
真实的蘑菇
从墙角的缝隙里钻出来
按我的推理:能长出蘑菇的
地方一定有蛇出现
有蛇出现的地方就一定有
蝎子出现。这样的日子
得处处小心啊
再往下推理:还有医院
梦,生理盐水和香格里拉的月亮

《我还是我这个人》

日复一日,重复着自己
的生活。懒得清理
乱了的账单,桌上的灰尘
和脑子里的杂念
这样我就不爱和别人说话了
我知道我活着,也会死去
“水里能捞月吗?”
“我是他吗?”
抱着死脑筋不放是个傻瓜
走出房间我用手
拍拍自己的脑袋
嘿嘿,不错,我还是我这个人

《幻想是旋转的》

旋转。没有齿轮。我的茫然
干巴巴碾压透不过气来
驻足。张望。夜不固定
石头从上面滚下来。他没避开
流出了血证明他一息尚存。
脸上缠着绷带在拉起的帐篷里
躺着。一个在国内革命
战争中受伤的人坐在
轮椅上读着红色周刊
这时候,他认为幻想是旋转的


欣赏:沙马的作品特色在于稳健的把控、隐忍和呈现,在平和的字面中含有深刻的内力,使我们信任和给我们反思的引导。


4、《马莉》长诗(自选集)
文:袁魁

欣赏:袁魁这首长诗的特点在于情景中贯穿着诗意,用简练的文字表现出生活中的弹性,提炼了情感中的美和善。


5、《何园》一组
文:张小七

何园
大雨中,寄啸山庄的砖墙。一把蓝布伞。
你倚门柱站着,摆了pose,叫我拍照
身后,广玉兰氤氲的仙气,滴出水来
乱石堆叠,嗤笑着躺到水渍里,像蒸馒头
行人们似在疑惧,都止步凝望着你,
他内心有一头驴。他哭了,脸上流淌的
是植物油还是深秋的铁水?摸不透。
青桐树爬满石磨的绿苔,他要过去看一看。
我赶紧按下拍摄按钮,把你保存在那一瞬。
但面包有点过期了,真不好吃
我们还是捏点蚱蜢吧,我们还是
逃出这帧照相,到银河里呼朋引伴吧。
旁边的导游小姐说:这是某某楼。阿弥陀佛。
那是片石山房。一只苍蝇飞过清朝的水面。
气候不好,游人甩着湿漉漉的脑袋。
这残山剩水,不知何处可以洗澡?
雨水从各处涌入我的脚底,紧接着我就看到了
出口,一个个男人女人擎着刀,闯了进来。
2011.11
美食街
命运里,巷道逶迤,串起两块臭豆腐
你拉着我,一路来到深处。
天街小雨,再不去京川美食林①。
浮动的,晚秋的灯火,在回忆之地。
肉末茄子,“白相饭”?秋的日晷爬满了蝗虫。
时光中的红烧肉,一只猫。
在东关街②,风景是午后:老画家憩栖在门缝里。
他的胡子逗引着:青玉案,潇潇雨。
左壁的字帖上写着:“君问归期未有期。”
而男人吃饭,女人游移。吃是一种美。
你是另一种。我走到一边,拿起照相机,去拍
美食街。凌乱的画面中,一个店名硌了我的牙。
镜头里,它犹自沉睡。可暗夜里也有美,
神秘之美:“夜寒犹自舞,风急不成眠。” ③
写出来就是:“三月三”。那正是扬州。
2011.12
注:
①:合肥某大学附近美食街一饭馆。②:扬州一美食街。③:姜夔《浣溪沙》:辛亥正月二十四日,发合肥。
钗燕笼云晚不忺,拟将裙带系郎船。别离滋味又今年。杨柳夜寒犹自舞,鸳鸯风急不成眠。些儿闲事莫萦牵。
在鹅池遇见午荫
这一日就是你迢递而来的,枯萎的,冬日的石榴。
下午却微曛,有二三灰尘落在我的眼睛里。
遂见栖迟的鸟儿,在光的湖面,觅啄撒落的米粒。
风儿过来,我不见你的手;柳树也过来,我还是不见一只
泄漏神秘感的,冬日午后生如草木的颓糜之手。
在鹅池,我遇见午荫。有鹅凫水,小女子低头阅读。
鹅卵石光滑的小径,走到头,野花开败了,无名树结它的果,
情人们偎坐着,相互交出彼此……
水中粼粼的碎影,正倒下一座雷锋塔。
偶尔一点水声,溅湿两岸,又荡漾出块块树荫。
而此刻,它在移动,在一步步接近我的下午,我的鹅池的下午;
冬日里,鹅的长颈子。我的苏幕遮的下午。
2011.12


欣赏:小七的作品更像游记,不同的地方是其中除了融入了景色的美,还贯穿了温馨的情感。让我们感觉到生活本身处处都存在着美,这样的呈现是诗歌所需要的。


6、《今天,我想写写不是诗歌的文字》
文:憩园

(一)
写诗已经有两年了,这期间我几乎没有写过跟诗歌无关的东西。我不知道这样好不好,我一直把诗歌当作最纯粹、最有趣、最挑战自我的一种
方式。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诗歌影响着我,我的身体、思维和处理问题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看,这很可惧。我像是在被她,啃噬着,且我自
乐着。我从未想过某一天,我可能会离开这种被啃噬的感觉。
除了诗歌,我还能写什么呢?我跟朋友说,我笨得只能写诗了。别人听来,这很荒谬,我自以为然。现在我敲击着这些文字,像是从心里抽丝
,一点一点地抽出来,我惊诧着自己的发现。当我重新审视自己的时候,我感到无极的恐惧。别人所有的问题我同样有,甚至更激烈些。而想
到这里,我突然有种不想和任何人接触的心理。接触是一种可能的误差。
我可能又将进入另一种极端。
多数时候我安静如一个树,现在我希望说是,榕树。深圳榕树很多,枝条盘结。我忍不住去触摸,在我第一天来深圳的那一刻。现在也是,每
次路过的时候,我都莫名地感伤。可能当我某一天即将离开之时,我会和这些树,单独地呆一会。
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也就有了感情。于我而言,表现得更为激烈。这是一种馈赠,我感谢上苍。这又是一种纠缠不清的馈赠,我依然感谢上苍
。我感谢我现在所处的时代,感谢我现在的境况。尽管,它并不美好,但真实。真实如同我触摸你的感觉,并不是梦里的相见。
我陶醉于此。每天我都要走一段路回家,傍晚。每天都有那些树,陪着我;那些行人匆匆忙忙地走过,那些车辆,那些闲置的房子,亮着灯。
有很多时刻,我恍惚得很。
而写诗的时候呢?我得平衡好这种情绪。《立体主义的年轻人》写到11了,心情越来越沉重。这一组诗歌,让我慢慢进入状态,进入自己。越
进入自己,越觉得难以出来。一种不可自拔的情绪冲击着我,那时,我摸得到自己的颤抖。
这是写作带给我的,只有写作可以。我在写作里生活,在生活里写作,反思自己。最终我将走向一个什么阶段,我的诗歌会是什么样子的?我
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总有焦虑。在诗歌没有标准的今天,我有我的标准:精准、日常、质感、缓急、有力。

(二)
这些时候,我都在意过。
饭桌上大家七嘴八舌,我选择沉默。就是闭上嘴巴。可是仅仅是嘴巴闭上了,而我的思维还是跟着他们转圈,这真不是一件好事。我出来,在
夜色中的石阶上,走着。耳畔有欧洲的音乐声,不远处有灯光,我没有想到我可能会在这里。
那晚,我们俩单独坐在一起,我们点的是同样的食物:牛奶和巧克力蛋糕。而我们似乎都没有吃完,在某些时候,食物只是一种点缀。像某些
人物的存在,除非是自己把自己当人物。这些都不是我想说的问题。那晚,你倚在椅子上,眼神迷离,姿态优雅(你少有的优雅)微微闭着眼
睛,我说你很美(其实,我是想吻你)。你说你肚子疼。
这叫我想起另一个夜晚。我们走回去,不觉走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没有有意地去识别回去的路,却没有走错一步路。这多遗憾啊。一路上我们
说了很多话,那是这些年我第一次说那么多话。那之后,永远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即使有,我们也不会有当时的心境了。
其实,一切都并没有变化。事实上,你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一种现实。

(三)
我怀念安庆。在我到另一个城市之后,这种怀念才出现并且加剧。这和我们生命中某些人突然走了以后,我们才想起和他(她)在一起的点点
滴滴是一回事吧。去年我小时候的玩伴,因为事故离开了。那几天,我都陷入这种情绪之中。生命有时如履薄冰。
我母亲是相信耶稣。我妹妹也相信,还有我父亲。我谈不上信仰,但是敬畏。那天,母亲听说我一个人呆在深圳,晚上那么晚才回家,很担心
,要我求主保佑,身上带着《圣经》。我理解一位母亲的心。只是我买的那本,被我留在了安庆。那时候,我捧着《圣经》,那些文字确实很
好看。
我的另一个伙伴前几天给我电话。好久没有联系的朋友,今天突然来电话了。那瞬间,我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具体的话。这些年过去了,他
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爸。我现在还没有结婚,命运是这么奇怪。更让我奇怪的是,他说他遇到了我小学的初恋。这位伙伴接着说,你知道吗?她
跟我说她昨晚梦到你了。哦,在我一年级的时候我喜欢过一个女孩(这是初恋嘛?),那时候她也很小。和我喜欢她的还有另一个男孩,那一
段时间我要和那个男孩决斗,他后来就放弃了。多好玩的事情。去年回家的时候听说他也早就结婚了,也有了两个孩子。那个所谓的初恋也结
婚了,老公不是我,也不是他。她跟我伙伴说这话的时候抱着她的孩子。

(四)
在骨子里,其实,我也是个浪漫的人。可是我这种浪漫却很少能够展现出来,这应该是一种叫人闹心的事。她总说我呆板,也是,我没有猫那
么灵活。我木讷,和我接触的人可能都会这么觉得。那晚,那两个和我一起看话剧的女孩,一晚上都在大笑。她们说,我真是太冷幽默了。是
吗?只是她意识不到这种幽默,我也我意识不到。
我害怕参加活动,很多人,很多嘴巴。有时,我觉得上帝是明智的。幸亏我们只有一张嘴巴,要不然,该有多糟糕。接吻的时候,我想身上都
是嘴巴。
最近听音乐频率明显高了很多,看电影也多了起来。看来立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享有此刻,此刻也享有我。这是难得的心境。我的朋友
比我富有,天天在忙。想想真伤脑筋,一个人一天没有时间留下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多么可怕。

(五)
金正日死了。朝鲜下起了大雪。纷纷扬扬的大雪,哭成一团的朝鲜人民。我从新闻上看到了这些,我吃惊了。在今天,还有这样的事情存在,
该怎么说呢?没有什么好表达的。这种待遇,恐怕只有在社会主义国家才会有吧。在我读书的时候,教科书上有《十里长街送总理》。不知道
现在还有没有。朝鲜人和我们那时候一样纯粹。
那晚,她、他和我三人结伴聊天往回走。不知不觉进入了小区,我们坐在石桌上,我们抽烟,我们聊天。在这之前,具体聊了什么内容我都忘
记了。那时候,不知什么原因,我们聊起了女人,准确地说是小姐。她要了一根烟,很不自然地抽了起来。他谈到了他是怎么搞那种事的,当
然具体搞法并没有说。只说到这么几件事:
1、小姐也是分档次的,不同年龄、级别的,价格也不同。
2、男人坐在那里,一排女人站着,向你问好。你不满意的话,再换一拨来。
3、小姐说,南方的男人完事了,还埋怨她们。北方的要干脆些。
后来,天色很晚了。我们相似而笑,然后散开了。
还有一个刚听来的诗人轶事:最近有位诗人刚发了工资,就揣着几千块钱想出去快活一下。他来到红灯区,在那路口徘徊。一辆豪华小轿车停
了下来,车上的女人跟他打招呼。他问,多少钱?那女人说,八百。他觉得有点贵了,说六百。那女人说好,他就上车了。第二天,他睁开眼
的时候,女人走了。他想这下坏了,检查钱包的时候,却一分钱没少。而桌子上放着那女人留下来的钱,六百元。
听到这里,我们都笑了。  

欣赏:我摘录其中一句,就足以体现作者对诗歌的热爱和执着,并且可以看出作者对诗歌深刻的理解:这是写作带给我的,只有写作可以。我在写作里生活,在生活里写作,反思自己。最终我将走向一个什么阶段,我的诗歌会是什么样子的?我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总有焦虑。在诗歌没有标准的今天,我有我的标准:精准、日常、质感、缓急、有力。




7、《森林局部 {之十}   海螺记》
文:江露

76
纪念日
“圣诞快乐”
12月25号 紫蝴蝶
突然的 突然而富决定性 蜕壳
你从哪个方向掉下的 我不知道
冰面 慢慢进入了小雨漫漫
意外的事情
我们是否已熟练到 具有处理它的能力
你这个花喜鹊,你还会游戏吗
这么久你去了哪里 你又从哪里来
为什么不找我
不找我记着我 有什么用
游戏,我们都忘记了
单纯的两滴水的交汇
它并非怀念的混战
并非情绪的厮杀 或利害关系的纠缠
我在无人广场,爱情它单薄的像一层粘膜
我蹲在大地的膝盖上 看见了汪洋大海
并倾听到了每一粒水珠破裂的声音
它们开始哭着微笑
我描画鬼的模样,它们都是会飞的颜料盒
旋体影像
奶茶杯翻了 一地性感的记忆,奶茶仰翻 飞溅 它们紧张的
一一现身
我开始假装矜持
十指交叉
像个没有温度的无机体
整整四万万年 还差一个春天

77
Memory
有关于□
有关于□
纯粹的没
有故事性
它是个可
以无限探
索下去的
意义概念
是一种主
观意向的
无限可能
在地球的
两个极端
太平洋彼
岸与此岸
我们需要
父爱我们
需要母爱
非模拟电声 让我叫你爸爸
(叫妈妈)
叫你哥哥
(叫姐姐)
叫你弟弟
(叫妹妹)
叫你孩子
(叫孩子)
叫你宝贝
(叫宝贝)
叫你男人或者□
(叫女人或者□)
让这世界 失控的机轮
停下来,感受下
白发遮面的性感,没有保留的 完全
展开 让我们缝补、修复(人
类)我们爱的缺失,抱着裸
露而冰凉的太阳 让我们像婴儿
一样 让它们舔舐血淋淋的伤处 疼处
那被杀害的天性
吮吸着彼此观念的毒素
干干净净 做最后的彼此相望
不息地喘息
我们一次次呼吸着
我们快死了
(我们快死了)
打开我们,它们毫无保留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宝贝烦吗 (宝贝不烦)
因为我们要的是那么的少
你说爱的至高点是“知己”
是一棵树
我终于理解了 我们多么需要亲情
因为我们快死了
我们相距遥远
你总是说太美了
通向彼此的海岸
山峦叠嶂 蝴蝶翻飞
漂亮吗 如果只有二两二锅头 而没有战舰
为了维持 我们全力抗拒
挣脱被锁的雪 自由的
爱(亲)情树
我们完成(空缺)情感
完成上帝的游戏


欣赏:江露的诗歌特点是:在细腻中切入,这就使得我们很容易进入她的感觉,而切入之后思想内部所产生的爆发力时常是很强大的。



8、《辋川记》一组
文:窦凤晓

《辋川记》
那人去后
野藤遍布幽谷
溪涧自山间涌出,道路环辏
如数学谜题
你一定为她醉心过,为她——
甘愿一腔心血化泉水
她的渴饮与
终南之秀,抻在美的两极
蓝田屈居其右,
如爱之无可解决
《穷乡记》
她离开后,
一片白云跟定了她。
是无形的,痛
是错的,天这么蓝。
你说:过过隐士生活
不好么。我们摹写山水,后人摹写我们
不要准确,要曲折。
不要四通八达,要闭塞。
不要求证,要
不择手段的获得。
草树泉林与典雅的口音
互相磨折成烟云。千余年来
在此,互为你我,而非
想象中的他人
《是这样的》
雪。鸬鹚。跳动的火焰。
蓝色想法。白色垃圾。
面包房。游泳池。情侣。流浪犬。
居民的野外。冷的专制主义。
很久没见的暮霭。连同“早上是这样的”。
世界。是这样的。
被一条路卡住。是这样的。
指纹控阻止落日的赴约。是这样的。
天堂即地狱。塑料袋。一次性手套。
是这样的。
推门。放下。解开。无人交谈。
试图制造响动。
一次途经。
终生豁免。
是这样的。
《他们的聚会》
有一次他们约好
集体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
跳舞。
他们也邀请了我
他们跳了又跳,喝了又喝
他们只跟没见过的人说话
文质彬彬的麦克风
被推在一边
后来,他们驱车一起离开
现场窒息了
停在原来的时间
像冰冻的风暴
我并不在他们中间,但
我没看见。我开始无处可去
后来发现
到处都是去处。
一座大海不可能因为
某些聚和散而停止翻涌。
后来我想:幸好,我依旧在,
并且从未交出金指环。
《美国国家地理》
“翻过这一页,你就会看到
世界更红了。”
你的经验
成为我的悬念。
我保留它,像暗藏了利刃
另一页的陌生感会帮助我
完成幽微的品格。
包括它的气味、速度。它并不在乎
精彩同时在哪里发生,痛
在蚌的体内,也在你的体内
“水汽每天上升”。冬天来了
万物南来北往。
我假设自己已住进
另一页,用另一物种
和性别,向你们自我介绍
《"七"》
用蔷薇花瓣
擦拭过后,它
亮如白昼
用氧气生长它
但禁止
长成“八”
把它还给
真正栽下它的小手
陪他一起
开花
那甜蜜使它空上一空
以便恢复神智
然后
开始看,认识,恢复自由。
《绝技》
盲信不能制止
笔直的失落感,你开始倾斜了
谁也无法帮你
交出深深的
幻象之盐,你已被咸涩污染
需要透析
摸索着开启香槟瓶
“砰”地一声
像强加的、颓然的证词:无可庆祝
一枚落叶就可决定
秋天的性别。接下来,建筑,拆除
吭且吭且吭且
并不是所有的破烂
都毫无闪光。有人从废弃的电脑主板上
炼出了金块,开始新的轰鸣
《一个词》
它逃跑了。
无可云证的大师。
去追么?东南西北?
去索回么?向谁?
它。
硬,光滑,跳脱。
它从不笑眯眯,信奉
顺从主义
它冷么?
会回来么?
北方大雪南方大旱。
被溶解?被崩裂?
它交了女朋友,私奔去了?
可真有它的。
《男性是昏暗的,女性是易碎的》
“我要养一只男狗,
一只女猫。”
“做什么?它们也不能谈恋爱,交朋友”。
“我教它们一门课:
爱的绝望以及其不可完成性”
“这问题太深啦。对于狗宝宝和猫宝宝来说。
不如教教上帝。”
“上帝在哪儿?啊,下雨了,
水,水……水”  


欣赏:窦凤晓的作品特点是平静和宽厚,如在深山中流淌的水流,无论形态如何,总是那么稳健,像与群山对话,像悄悄地对我们说着什么。



9、《SUBS(杀不死)》
文:末日丫鬟

快门儿
杀不死睫毛。

一海的水
杀不死杯子。

包裹皮
杀不死弃婴。

房子
杀不死雨伞。

左小祖咒
杀不死艾青。

比尔盖茨
杀不死印刷厂。

斑马
杀不死汽车。

西藏
杀不死丽江。

城际特快
杀不死天津。

耶稣
杀不死地狱。

北京
杀不死我。


杀不死你。


欣赏:丫鬟的诗空间在诗歌之外,像一座大钟,他轻轻敲一下,我们听见是群山中的回声,这种超级浓缩之后的文字力量会让我们再回来看看,那里究竟还有什么。





10、《爬过去的一条黑色蜥蜴就是一种生命象征》
文:elford

深陷的
有时是眼窝 有时是黑色肚脐被剥开后
上帝的轮廓 驴对巴兰说 上岸
脱离水的生活 于是 一批批红海中的以色列人
登岸并像斑头雁般
四散飞去

甚至是一种电磁涡流形成的
结晶
一种身体的园艺教程 一种纵横的字谜
有人在厄瓜多尔患罹出血性天花 有人沉湎于
雕刻楼梯栏杆表面的
图案——
冬天 他看上去像内部收紧的一块玄武岩
他问 硅含量45%  石英含量少于10%
是不是上帝夜里遗落的
一枚睾丸
落叶乔木甚至是社会等级的
一个标志 他在街上翻看《自恋模式导论》
他把自己设想成库尔特.冯尼古特《五号屠场》里一件受难的动物标本 他说指南针
和一副黑色皮带
都是实用的道具 犹如一双纤细的手
突然选择温度计而不是一枚
翻领别针
Mickey说 在唐代 一个逡巡的女子
等同于志怪小说里的
一只画眉 长安城东十里
着素衣 阿紫
因此被称为狐狸精
(不是医疗中心诊断的
胸部疾病
或者一种纯粹的逻辑巧合)

他把哲学问题分成五类
羽毛
羊绒球
刨花
海藻
棉花糖
和白化病人斯宾诺莎
他说 冬天 一张沙发古怪之处就是睡上去
很硬
无法转动 而且生命逐渐走下坡路
康德称之为超越
黑格尔的方法则是把
尘埃
分解为
一股无形的气流
凝固其上的
还有一堆黑锰矿物质和岩石  一尊失去隐私的古典雕塑  以及戏剧舞台被肉体填满的
一种硬邦邦的假想物


欣赏:我说elford的诗歌是多声部的交响乐或是多声部的合唱。我一直在探索诗歌的重声,那种音乐的美。其中包括主题、主旋、声部,我想他在这方面的贡献无人可以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月季先锋榜:2012年1月十佳作品 评选者:打火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