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 发表于 2013-6-7 08:10:33

月季先锋榜:2012年2月十佳作品 评选者:雨人

月季先锋榜:2012年2月十佳作品

        主持:雨人

1、《关于感情问题的若干隐喻》 憩园
2、《喻体(六)》 陶杰
3、长诗《鸟人与鱼之一》节选 楚雨
4、《万有的穹顶》 打火机
5、《不可跨越的边界像一组图形》elford
6、《无题》 克文
7、《咖啡馆》 窦凤晓
8、《回答还是其他》 绯樱
9、《惊蛰》 辛泊平
10、《菠菜的进化史》 刘频

附作品:

1、憩园的诗《关于感情问题的若干隐喻》

这是否是一种虚妄?这
是什么,你会唐突这种开头
实际上,我也会。但事实是
一个人走着走着就走不下去了。
像梦游的人来到河边,醒了。

很明显,这是隐喻。一个人刚转身
他面对来来往往的人和车辆瞬间涌出来的恍惚感。
认识一个人不比认识一条河简单
一条河就是一条河,河水缓缓。我们不必在意
它为什么那么缓缓。
而静止的人让我紧张
她突然移动起来,我反而更发慌。

可是在梦里,一切都变样了,河水不再流淌
所有的物体都凝固了起来。
你我面对面站着也
一动不动。突然你伸出手掌
请我看看你的指纹。

欣赏:周斌说,憩园这样写有比较本质的进步,非常好。我是这么理解的,憩园慢慢脱离了余怒的影响,正在寻找自己的表达方式。在这首诗中有一种缠绕的语气和青春的迷茫但也有一种尖锐的东西,比如:但事实是/一个人走着走着就走不下去了。/像梦游的人来到河边,醒了。

2、陶杰的诗《喻体(六)》

跑着跑着渐渐感觉不对劲,仿佛
手持火车票,追赶大巴。
如果停下来,空虚,会像你的裸体
突然呈现在售票大厅的镜子里。
继续跑,或者
维持跑的幻觉
替代物是必需的
诸如此类的叙述:“火车穿过我们的梦
呼啸而来。”也是必需的。
如果忘了脚,要记住口令:
“一二一,左右左。”
看见雾中晃动的人影,感觉雾是
甜蜜的,人影也是。
跟着他走,你的甜蜜感,会把“他”
变成“她”。她这样
她那样。抓不住她,我就
一个接一个地编以她为主角的故事。
现在我累了,不想再
欺骗自己。不想故意
“叮叮当当”地弄出一些声音
来安慰自己。抬头看看天,作好了
迎接一场大雪的准备。

欣赏:末日丫鬟说,陶杰的“喻体”带给读者的不仅仅是透过词语荷尔蒙所看到的语言背后的人性丰腴和自我叛逆,还依稀可以窥见作者写作阶段性演绎或曰转身之前的某种预兆。我愿意把此叫做——“为了告别的聚会”或“告别圆舞曲”。这让我想到了昆德拉所说的小说的艺术就是一首诗的不同变奏。陶杰的“喻体”就是这种实践。

3、楚雨的诗【鸟人与鱼】之一节选


89)、
围观者A:目不转睛地看着鸟人的身体慢慢扁下去。
围观者B:恶魔附体。
围观者C:这可得提防着。
围观者D:不祥的兆头。
围观者E:得去找个医生瞧瞧。
围观者F:抓住他,警察先生。
围观者G:他的痛苦也是我的。
围观者H:你醒醒吧,先生,你怎么啦?

105)、
有人见过粉色的大象
并大胆一跃而过它的身体
对它说:你好

106)、
而在鸟人的脑子里
却住着一群鱼

109)、
秋千唯一的缺点就是爱笑
她的笑声让鸟人的头发竖起
并不断地冒出彩色泡泡

110)
有了这些泡泡,他们又有活下去的勇气

123)、
现在,他在寻找他丢失的口哨
Ⅰ、鸟人僵直身体
      在蜿蜒曲折的围墙上画一些符号。
      灯光把影子投射在墙上,仿佛
      倒立着感叹号!
Ⅱ、悬而未决的球体,
      它们在门的上方僵持。
      每一个路过的人都以不同的姿态抬头看它。
      鸟人看见
      他们的脑袋和球的脑袋正被置换。
Ⅲ、鸟人的双手被魔术师捆绑在一起,
      他努力抬起双臂,
      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朝台下的人群微笑。
Ⅳ、现在,一边绳子突然崩裂。
     鸟人悬挂在舞台中心,
     他正在寻找某个平衡点。
Ⅴ、钟形罩里,鸟人与秋千各在其中。
Ⅵ、鸟人跃上山顶,他欲展翅高飞,
      秋千拉住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
      她问:这样可不可以?
Ⅶ、之后,他和秋千在
      空房子里
      一边不停地往身子捆扎绳子
      一边对着对方微笑。
Ⅷ、鸟人在白墙上刷出大海来,他拉住秋千的手
      站在床垫上观望大海。

欣赏:elford说,本来就纷乱反逻辑的世界,经楚雨八卦式的拆解更具有物种学、社会学和精神分析的仿真特性。鸟人和秋千,后者,让人联想到“秋水”,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红颜祸水,而是男女双修的另一半,全部的意义着眼于一种生命的恶性循环,楚雨,如果鸟人不是人,秋千只是雄性玩偶,我是说文明史被卡在海洋文化向陆地文化进军的途中,这在佩斯的《进军》中有所阐释。我个人认为楚雨想在诗的表现中融入戏剧、电影、小说等诸多表现手法,这对作者是个考验,对读者也是。让我想到了邵岩的书法从传统走向现代的探索。

4、打火机的诗《万有的穹顶》

我看见我向革命的地方走去
与太阳相反的方向。
扛着一杆双筒猎枪,牛逼哄哄地
瞄准荒芜的天空

我听见两声枪响,一群逃亡的人将面皮撕成标语。
在他们即将消失之前
我目睹了世界的血。一个活着的女人紧紧搂住我
“我的”她说

天空什么都没有了
越远的地方越没有。
飘在灰色芦苇上的夕阳里藏着一具伟人的木乃伊
好像是神
微风吹来
大批漂移的灵魂穿越了他

欣赏:都这首诗时,我想到了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即使在一个荒诞的世界,也能快乐地游戏和偷偷的相爱。这是我们也是诗歌对抗世界的方式。

5、elford的诗《不可跨越的边界像一组图形》

我更愿意把它设想成葬礼过程中形成的
身体的
边界
或失真的几何图形 虚构出来的
孤立事件
春天 女人敞开身体
巨大的响动
像屁声一样对立

被看成结构帝国的
一种
断裂
街头 总有人彻夜干嚎 总有人
爱情失灵
Mickey说 我的心
里面全是参数

保罗和彼得 复活节前夕
吐出铁腕人物
一组混沌的
眼球 女人的毛皮大衣里子里
一些毛虫
一团
一团
掉落

Mickey在灯下装上一副鸭腿
她第一次开口说话 她说嘎 嘎 嘎  她改口说 整个灵魂
仅仅是一次偶然碰撞
而不是颠倒的学术概念本身

一柄竖琴
即是黄色哲学发出的声音 热爱生活的人们
在卧室的墙上
进入
并因此跨过生长的
全过程

犹如福柯死前
在话筒里
发出一阵驴的干咳

福柯说 我已死去六年 先验与超越的
人群 在剧院的广场上
像在交叉路口 而在镜子里
两个悍妇
恰好构成一幅强有力的
对称图形

欣赏:楚雨说,这首诗把政治、哲学、世相通过女性(甚至可以是悍妇)来表达,真是惊心动魄。而对我来说,读elford的诗是一次美的历险,精神上的拷问。他把哲学、宗教、历史、小说杂糅在一起,创造出一个光怪陆离的想象世界,如看科幻片外星人的故事。在诗歌的表现上应用了电影卡通、美食拼盘、绘画拼贴等诸多技巧,让人目不暇接。

6、克文的诗《无题》

狼想吃掉我
一点也不惊慌
在十五平方米的办公室里
寂寞久了
只有一身肉体飘香

狼那饥饿的目光
简单而透彻
其实我也很想告诉狼
我一直也想吃掉自己的骨头与迷茫

欣赏:读克文的诗,让我想到春上春树的小说《海边的卡夫卡》,有一种青春少年迷茫和反叛的气息。孤独便随着他,也催出他成长。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7、窦凤晓的诗《咖啡馆》

这间咖啡馆度过她
许多时光
有时是中午,有时下午,
有时晚上。最晚的一次连月亮
都准备打烊了,她还留在
一盏十五烛的灯光下,两眼熠熠生辉
在咖啡馆,她从未遇到
相似的两个人,两个情节
这次和那次
总有不同发现
有一次,在一本书中她读到近似的
意象,但作者立刻掉转了话题
令一部难以启齿的人类史
差点失事
好在咖啡马上端了上来

欣赏:读窦凤晓的诗《咖啡馆》,让我想到欧阳江河的诗,好像也是《咖啡馆》,在现实与想象的世界之间转换。不过窦凤晓的诗《咖啡馆》是在小说与现实之间转换,多了一份戏谑,少了一份严肃。

8、绯樱的诗《回答还是其他》

给些明确的意义吧
看不见月亮的几个
夜晚里
折成长毛胡子的断柳
驻守在玻璃片前
晃一下,口吃的嘴
张动着嘴型
吐不出半点反应

往上提一下
歧义长出柳絮爬满了
整个世界

我站在一端想握住
另一端
捂不住的街道漏了雪
在手里摇摇晃晃的
柳条弓着扭动了一下
直升飞机嗡嗡地绕在了双耳

荡一下,果核,烟蒂,酒味
柳条竭尽全力地
飞梭来飞梭去
一个胖子正用支点撑起
膨胀极速的圆形物体

当然不会是方的了
它迅速地从这端滚向
另一端又弹了回来
直到天渐渐被点亮
小尾巴还在整面玻璃片上
滑过来滑过去

欣赏:绯樱的诗《回答还是其他》,正如题目所暗示,对词语我们回答了什么?从断柳到胡子,再到口吃的嘴、直升飞机、一个胖子、圆形物体、小尾巴,我们在语言的玻璃上滑过来滑过去,无处立足。最终我们会放弃给些明确的意义的努力。

9、辛泊平的诗《惊蛰》

泥土分娩,虫儿的盛典
冬眠的乡村开始热闹
古老的黄历上,遍地耕牛走

风里饱满水汽,柳条开始柔软
泛绿,少年们脱掉臃肿的棉服
骑着单车飞向郊外

我在纸上阅读季节,大口呼吸
唐诗宋词里的清新,长久发呆
中年的敏感与慵懒

或许是的,我渐渐喜欢上了
这些和泥土有关的词根
然后,醉酒一般吟咏先人的呼吸

2012-2-28
欣赏:elford说,喜欢这种平实、纯净、温馨的叙述。我也是。“长久发呆/中年的敏感与慵懒”,这种心态再自然不过,面对集权主义的政治,当代都市生活的无聊、无趣,我们能做什么呢?我宁愿做诗歌的玩具。

10、刘频的诗《菠菜的进化史》

  菠菜:拉丁学名是Spinacia oleracea,英文名字是Spinach
  别名是菠棱,赤根菜,波斯草,鹦鹉菜
  
  菠菜最早不是菠菜,只是一株不为人类认识的野草
  史前的一个黄昏,一群满脸胡子的波斯人
  跟着太阳在幼发拉底河岸游牧。他们饥肠辘辘
  在夕光里有人惊讶地发现一大片绿油油的野草
  他蹲下来,把一片肥壮的叶子摘下,放进嘴里试着嚼起来
  甜津津的汁液顺着舌头流进了喉咙流进了胃里
  
  从此,这株野草变成了“菜”,穿着一身绿裙进入文明的视野
  公元前2000年,波斯人把这株清甜的野草从野地里
  赶进了一垅垅整齐的菜畦,浇水,施肥,收获,歌唱
  广阔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飘扬着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火焰
  菠菜的帝国在楔形文字的线条中茁壮生长,繁衍
  
  之后,一株菠菜转而传入僻远的北非
  在那儿,接受沙漠地带滚滚热浪的灼烤,在油橄榄和椰枣的
  压迫中,稳稳扎下了她们柔软的红色根须
  之后,一株菠菜被一个摩尔人不辞艰辛地带到了西班牙
  一株温情的菠菜,渐渐爱上了一个手持花镖舞动红布的斗牛士
  之后,整个西欧的晚餐都有了菠菜的倩影
  在海洋性气候里,一株菠菜碧翠的梦中染上了一丝丝的蔚蓝
  
  公元647年(即贞观20年),一株菠菜沿着喜马拉雅山豁口
  被一个尼泊尔人带入盛唐时代,在长安觐见皇帝之后
  就长足深入民间,在方块字的土地上遵照纲常列队,秩序井然
  唐诗的月光洗除了她们身上那来自异乡的怪味。在篱笆里面
  一株菠菜长期被一个私塾先生驯化,并且精通了儒雅的汉语
  
  在菜地边,中国人给一株书声朗朗的菠菜起了一个宠爱的名字
  ——红嘴绿鹦哥。菠菜随物赋形,譬若一株倨傲的菠菜就是苏东坡
  在寒风里,被贬到蜀地的东坡居士洒泪赞叹
  “北方苦寒今未已,雪底菠棱如铁甲。”菠菜更多的时候
  是在一口像天空倒扣的锅里煮炒烧炖,鲜怡可口、可心
  菠菜粥,凉拌菠菜,菠菜藕片,菠菜羊肝汤,菠菜猪血汤
  最美的是那一道菠菜烧豆腐,乐得巡游江南的乾隆皇帝不愿回宫
  
  在一个形而下的国度,生活就是哲学,药补不如食补
  “有钱买药材,无钱吃菠菜。”
  菠菜是个温良恭俭让的中医,不收药费也不收挂号费
  《本草纲目》如是描述菠菜:逐血脉,开胸膈,下气调中,止咳润燥
  一株菠菜是东方美学家,属阴,性温。一个肾功能不全者
  看见菠菜调头就跑,而更多的人用一株菠菜来压压江湖或庭院的火气
  只是一个穿西装的人与李时珍逆向而行
  他躲在实验室里,从一株活生生的菠菜身上提取出
  叶绿素,维生素B1、B2、C,叶酸,蛋白质,氨基酸,钙,磷、铁,锌
  我的祖父总是更喜欢吃李时珍那株青枝绿叶、意蕴绵长的菠菜
  那株菠菜穿唐装明服
  
  一株菠菜和人类一样,来到世间,慢慢也会有病长虫、营养不良
  2001年,在一本《菠菜手册》里面
  我看见一株无奈的菠菜被农药和化肥包裹得严严实实
  ——蚜虫,用乐果或抗蚜威;潜叶蝇,用辛硫磷乳油或敌百虫粉剂
  霜霉病,用雷多米尔或百菌清;炭疽病,用甲基托布津或多菌灵
  常用的化肥以氮、磷、钾为主
  化肥使用的关键是:在一次性采收前15天左右,用九二O喷洒叶面
  并增施尿素或硫铵,可提早收获,增加产量
  一株在波斯人手中挥舞的野性菠菜,在农药和化肥的大地上
  和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纯情少女一样,战战兢兢地寻找着落脚点
  而血液里的农药和化肥在代代相传,如同一个家族遗传的弱点
  
  幼发拉底河岸那株天使般的野草呢?盛唐气象里那株健康的菠菜呢
  在植物分类辞典里,一株天真活泼吃吃欢闹的菠菜
  被人推拥着穿过一道道愈来愈狭小的拱门,被固定在一个点上——
  界:植物界
  门:被子植物门
  纲:双子植物纲
  目:石竹目
  科:苋科/ 藜科
  属:菠菜属
  种:菠菜
  一株菠菜就像政府直属部门的那个底层的小公务员,坐在背阴的角落叹气
  
  一株只身来到中国的菠菜,她的子孙们被人工培育出一个个优秀的种族——
  犁头菠、圆叶菠、迟圆叶菠、华菠1号
  春秋大叶、沈阳圆叶、辽宁圆叶、广东圆叶
  在春天放长假的日子里
  品种不同的菠菜家族操着各自的方言忙于编写一本新的家谱
  当商品世界的斗争漫进菜园,一厢厢娴静的菠菜培养出刚烈性格和革命意识
  她们互为敌人,总是想像人类吃掉自己一样一口吃掉对方
  竞争,淘汰,创新,诞生:在人类的智慧中
  从一株菠菜的母本上分裂出一个个新的对手
  
  2009年冬,今夜,我看见一株菠菜被一群网虫横蛮地谐音着
  菠菜,就是博彩
  哦,远古的波斯人应该不会料到,一株菠菜和网络时代的投机、冒险心理有关



  
欣赏:这首诗从一株菠菜引发出世界的文明史,到底是进步还是落后,我们暂且不论。就这首的写法,我想说一下,正如末日丫鬟所说,中国的诗歌爱言志、好抒情,不屑于讲故事。但作为现代的诗歌这样的写作已经腐朽了,必须融入更多的元素,尝试新的写作手法,方能获得新的空间。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月季先锋榜:2012年2月十佳作品 评选者: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