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 发表于 2013-6-7 08:30:21

2012年先锋艺术论坛五月诗歌十佳及简评 评选者:陈依达

先锋艺术论坛五月诗歌十佳及简评



《开火车》                        雨人
《身体的反光》                    憩园
《盲刺客》                        楚雨
《柏拉图是如何论述不必要的欲望的》 伊尔福
《王致中》(三)                  云中狗
《一曲旧词》                      温经天
《山中》                          窦凤晓
《多来》                          阿名
《出生地》                        文东
《药店》                          半遮面


评论者:陈依达
(排名无先后秩序)


《开火车》 选自“憩园说”系列诗 雨人


他在铁路边采蒲公英
火车轰隆隆开过来,蒲公英的降落伞纷纷上飞。
他喜欢老式火车,开得慢
一锹一锹铲,吐着一股股白烟。
累了,停下。
旅客可以下车,捡石子玩。
在时间简史里存在分叉的空间:
一个花坛对于一个蜗牛是一个漫长的下午。
箱男。砂女。河童。电视人。阿凡达。侏罗纪。
四维、五维、六维的世界。一只小猫对线团充满好奇。
母亲告诉我做个平庸的人
(像街上的小贩,有点善良、有点狡猾、有点满足。)
动手术那天
让我把阳台花盆里种的蔬菜,浇一浇水。


简评:这首诗吸引我的是语言的精神气质,既与现实的“人间本位”(更多基于物质性),又与超越现实的精神“宇宙本位”关联与交织,不露痕迹。此诗中的从“老式火车”走下来的旅客,既是一群也是诗人的“另一个自身”,追寻精神在时空自由的维度,对世界保持足够的好奇心。母亲教诲作为对底层小人物的首肯,使得诗歌对精神与现实的帷幄有一种精准的平衡。折射一类人的生存立场。


《身体的反光》   憩园


开始的时候,她不知为什么开始。
孤独的时候,将一个人描述成
故事的一个角色,配合自己
在人群里制造声响。


每天都是新的,用来虚度。各种马甲
东游西逛。试探别人的反应。
她边这么干,边有不想这么干下去的念头。
一种感觉被重复很多遍,很多感觉都失效。


名字后面的人醒了,天还是雾气蒙蒙。
使用过的句子,恶狠狠的眼睛。
她需要一次移植手术,做手术的男人
还没来,一把锁锁着她的前科。

2012-5


简评:这首诗传达了精神层面的某种虚无与对抗。以我个人的理解力,诗中的“她”似对自己在社会责任中所情愿承担的、与被期待承担的角色之间感知一种错位,她游弋于其间,大多时间感受着不自信、挫败感。这对当下的存在感也有着较为广义的契合。


《盲刺客》 楚雨


据动物观察报道:八达岭野生动物园
一只幼熊被迫连续表演
倒立行走(表演场一周约40米)、
绕场翻跟头等多个项目
最惨无人道的是,
它在铁棒威胁下转火把40余次,
多次险些被烧。我不知道围观的人群
怀着怎样的心情观看。
有时候他们说“大胆摆脱禁忌的束缚”
在非正常的状况中
你很难在错综复杂的意象中
寻找到它们的相关性,雨人在诗歌中提到
《裸体与写作》,主角无法阻止
自己的出生,回到过去谋杀父亲。
天坛的布局就像博尔赫斯笔下的迷宫
无限的循环。elford则直接切入主题,
“Robbins:病理学讲义不涉及灵魂各部分的
比例。如我们看不见的
神的
意识
人们渴望用引力展现水的跳跃形式。”
这里或那里,诗歌随时都可能拥抱某一个现在,
成为折射现代都市光怪陆离的镜像。
卡梅隆先生畅谈他的潜水经历:那是
早上5点15分,我说我们开始。放!放!放!
我下潜的速度很快,潜艇就像飞出地狱的蝙蝠……
我花了7年的时间来到地球最深的地方,只身一人;
这时妻子对我呼叫,声音甜美。你以为你
能跑的远远的,其实是跑不掉的。
卡梅隆以他特有的方式讲述环绕我们的日子
它正被淡忘,就像玫瑰隐藏它的伤口
果果冻小布丁指着地上的小果实说,芒果花
谢了,小芒果怎么也跟着落下,妈妈找不到她会着急的。


简评:楚雨在近期诗歌写作中呈现的趋势:写短章及拉近文本与日常的距离,感觉这两点均值得称道。至于诗歌与现实疏离本身,似乎无可厚非,但如果从与生活更广泛契合的基点,追寻语言的先锋与实验性,无疑也是很有探索价值的尝试。以她的艺术修养、对语境绘画、戏剧、小说多元的建构中,渗透与充满某种对生命体验理性、富有哲思及想象力的布局中恢弘洒脱的创作力,她已经自成一体,独树一帜了。文本的可读性强。对语言本身继续发力的建议也可供参考。


《柏拉图是如何论述不必要的欲望的》 依尔福


Mickey在曲颈甑里
沉睡,身体蜷曲,额头
埋入透明的子宫,保持着静止不动
的姿势
有蹄动物却成批成批地死去
如果时间因此
而凝滞
我们亦被固定于
一种美的
形式中
(圣贤从一座城市
漫步到另一座城市的进程
将戛然而止)


一九六四年,我试图呱呱坠地。一列火车从南湖公园的树梢
隆隆驶向城北
听不见火车汽笛的嘶鸣声
蒸汽机车牵引着整个北部宿舍区
径直坠入死寂的湖底
寂静
——像一些被迫遣散的活动偶像
像距离胡兰门市部五公里之外
满洲皇宫传出的
秃驴们剧烈的争吵声


人们在昏暗的酒馆照例吃肉喝酒、呼呼大睡
街上,左派批孔,右派批邓、另外一些人,忙于交换边境吃紧的
假消息
“一座猪的城邦”
格劳孔评论道。他甚至从《理想国》的云端
探出一枚橄榄核,它看见Mickey走出空军医院大门,于是
它冲你高喊
看,看,我们伟大的母亲。
(此时,这座僵硬的城市,百分之七十的市民却倾向在夜深人静之时
埋头忙于不停顿的交媾)



挖掘。挖掘人。挖掘着斯大林大街下面
幽深的涵洞,一些冤死鬼
破壳而出,它们从泥泞的湖底
坐起身
揩干净脸颊上的
泥污,一些人甚至追随蚯蚓
爬上堤岸
它们甚至怀疑自己仅仅是生命悲剧的
垫脚石


陷落湖底的北部宿舍区,孩子们被从一个窗口
扔进另一个窗口
他们仰望星空,却惊愕地发现
那些冰块咔咔的的坼裂声
像一位难产的妇人在雪地上
敲打垃圾桶
而发出的
噗噗的呼救声


Mickey甚至被掩埋在风雪中,她用驴车
拉着
自己两条丰满的大腿
沿街
兜售
社会主义激情

忠字舞


灯光彻夜不熄,人们聚集在洞穴周围
其中一些
像来不及飞走
而被掐死的
天鹅
格劳孔的一个锁匠,甚至尝试用铁锤敲打西安大路广场
一截电车钢轨
他梦想把这座北方城市锻造成一截没有缺陷
远离罪恶和欲望的
幸福的
形而上学条文

发表于 2012-5-17


简评:伊尔福诗歌文本的特立性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他的诗歌语境犹如具有光怪陆离多面辐射功能的发光体,而诗人以自己的话来说颇像一位庸常审美情趣的“乱臣贼子”。诗中语言的张力被庞大的精神与思想体系支撑,纵览其作品的关联及独立文本,有一种跨越时空与种族、宗教,自然与人文科学的意蕴与其间天马行空的融贯,诗歌成为诗人对宇宙、世界及生命个体命运宏大视野中独到理解及情感宣泄的载体。诗人具有很强的引典、化典与命名的能力,比如某诗中的“胡兰大街”,令读者在词性能指的英雄属性与兰科植物属性之间徘徊,此类例子比比皆是。他的诗歌当量因先锋与后现代的前卫性所造成的理解难度而被低估了。


《王致中》(三)云中狗


他细微的心脏是整洁的
在天光倥偬的黄昏
松鼠跳出菱形的马蹄铁
他戴着镶花边的草帽
戒指般抽泣


平静就在衣裳里躁动
他是银色果冻
是在恋爱中伤害过的钥匙扣
是许多死去的桌子
他离开马群,从未洗漱


蒸汽的粉尘无声降落着
他想拥抱,亲吻
想对世上每一段发生的伤逝
局促地说
“我的人生是烫的”


他把自己的质量隐匿
凫游在钟鼓声里的明矾上
在南充
他的出生能否成立
牵涉着整个东方

(2012.5.19)


简评:云中这首诗有很吸引我的质感,一扫我过去以为其诗歌洞悉精微似有不足的误见。姑且将“王致中”视为符号,诗行词语间显露了寻幽入微的心灵,诗意在递进中词义的铺陈使得景观物象、事态现象、人物形象都具有一种察微剖隐的细致。这里的他怀有人间大爱。结尾处语气的质疑感及意蕴的延伸 ,令人对“他”的指代产生急于揣摩的热忱。“他戴着镶花边的草帽/戒指般抽泣”读来令我感到一丝矫情。


《一曲旧词》 温经天


你掏空了旧词,从江南的,塞北的,
沙场的,阁楼的背景里
爬出来。急促的喘息
证实这个时代不同于纸
连纸都旧了,考究的版本淹没在尘灰里
青草蔓延,顺从你视线
形成庞大的共和国。连共和都旧了
各自独裁在写字楼,卫生间,床头
或田野,还有什么不被使用
一再洗涤?连天色也是个旧词
何况我们?我们和他们
在翻新的皮衣内外成立。看来
只有这来历不明的动物才是新的
然而谁曾将它或它们剥光
血和骨头掉落在池子里,熬成炊烟和夜曲?
唯有旧了的词具备这强大的感染力
在新机器出厂之前就预装了自家的螺丝
你说你掏空了旧词
如今是一个孤独的大师


简评:这首诗歌有大的境界。语言张力的两级被置放在新与旧的概念中,何其普通而又蕴含深意。开篇一系列被掏空的场域具有现实否定与精神流亡的意识。而被我们和他们翘首以待的来历不明的新动物,它是否能统领共和中独裁割据的格局,这依然十分令人质疑。这种疑惑的根基来源于新动物不具备“旧词”的感染力,所以盲目掏空的别动队只造就了孤独的大师。此诗很棒,映射现今一代人的精神状况。


《山中》  窦凤晓


山,用树形的寂寞
妨碍我们。细长的瀑布自高处跃下
末梢处随风而散


危言无法劝慰
动态的情感生活,因为见得少、听得多,
审美容易被外物裹挟


对“我”来说,“你”根植原地
却令时间的顽石受其成形,非你所愿,
如是我闻;


河流与芒种的关系媲美孤峰与谷雨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你曾到达边界。
如今,我乐意说一些你毫不知情的事


以指证命运中缓慢的远离;
但庄子言“吾丧我”,在春色向人们袒露捷径
的中途,你知音般随风赶来

2012-4-22


简评:我个人倾向将此诗理解为一首情诗。前两段铺垫出寂寥山景存在着一种关联,各自恪守着树形寂寞。第三段很有意思,仿佛有一种开脱似的理解。之后诗中的“抵达边界”,可被视为节制的奉献。“吾丧我”所呈现的心如死灰、行如槁木的意境衬托结尾处“知音般的随风赶来”的贴心与温馨。诗歌彰显了驾驭语言的功力。


《多来》 阿名


把所有的东西搬到灯光下
那个向上的刺多出一层盲音,它轻易分娩
多来,我们在草间,另一处白
“先生们,打出一行字,墙壁里的胎记自动脱落”


它会如此小气,敲打俗世的前角
我们睡醒了,浮上水面,碎叶从远处飞起来


简评:这是一首奇妙的诗。首先诗名多来中“来”动词的日常属性,无论你把多来视为邀请,抑或柔软的祈使句,这个诗名都不寻常。诗中向上的刺所生出的盲音令人联想到光晕,而草间的“我们”,在最后一句睡醒了也浮出水面,我实在愿意将其视为兼具动植物属性的奇妙生物,它们被某一束光投在墙上的影子,倘若变成文字,便能击中世俗的任一部位。这首诗令人领略自然与生命的微妙而难以言表。


《出生地》  文东


有头困兽即将返回出生地。出发前夕
在笼子里欢快地整理行李。


习惯性地
将属于自己的餐盆,饲养员
放进了旅行箱里。


当折叠那道
通往模拟出生地的铁闸门时
钢铁发出猪一样的嚎叫


坐在旅行箱里的中年饲养员突然放声大哭:
我不想离开这里了!
我不想离开这里了!


哭闹声终于吵醒
隔壁新来的邻居
那位梦想家睁开眼睛看了看:


尼玛的!这个人在真正的出生地有个屁用!
还有那些多余的餐具和铁闸。

2012/05/06


简评:口语化的诗歌语言,充满诗人惯有的幽默感与现代意识。以风趣、调侃的手法叙事并影射现实。诗中困兽成为行为主体,围绕出生地、模拟出生地与真实出生地之间展开的情节,读来令我感觉仿佛所有的诗行都是铺垫,为引出最后一句,其对现实的契合就足够了。诗人的语言风格也让我联想到美国诗人拉塞尔.埃德森。


《药店》  半遮面


秦老二喜欢他的铺子在洋河街
秦老二认为那些卖头饰、水果或者杂货的都是小贩
不记得哪一年,城市就有了联邦止咳露
如果要止咳,他决不会给你联邦止咳露


联邦,忠诚;忠诚,联邦
夜晚是政府的制约形式
是蓝精灵,是黑芝麻
是联邦的自由与力量
夜晚就在包房里摇头,他们那些人
要止痛,他们梦见虫子
筑起一个巨大的巢,隔着一片黑暗
联邦占领了秦老二的大脑
他越来越不像药剂师。他仍然在研究
这个新社会的成员,与磷酸可待因、麻黄素和扑尔敏
嘴就在瓷器盘里滚动
“现在,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说
欲望,超出我们的光环


必是如此。必是如此
我们全都看到,全都在这里
有许多事物
使我们越来越胆小怕事


简评:我欣赏诗人在这首诗中对关键词“联邦”的选择以及派生物“联邦止咳露”的命名。诗人深谙基本生活场景和人们的精神渴求,以诗歌抒写对时代的观察与洞悉,富有幽默感的语言令敏锐倾听的读者极易共鸣,而且有一种忍俊不禁。诗意递进中语言的开合转承收放自如,很老道。


陈依达
2012/6/7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2012年先锋艺术论坛五月诗歌十佳及简评 评选者:陈依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