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艺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6|回复: 0

无题三百首(上)谢过Elford兄提醒!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7-26 00:20:20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001

好久没有响动了
不是传说中的野兰花
开了又开

青蛙都到哪里去了
塔影孤零零地移动着
无关风的有无

柳树总是那么清晰
那山川的繁荣
可以柔软可以陌生


*无题002

电话不通
还传来异国的语言
夏天就这样遥远起来

天气并不热
游荡的水蛇依然在水里
才有一份内心的温柔

是什么令我不能开口
那些和尚的呢喃
反复在夜里纠缠着


无题003

不喜欢罗马很好
我也没去过罗马

只是我真的愈来愈陈旧了
反复地玩弄内心的古迹
冥冥之中,你也把自己的残缺
一一摆上酒宴

其实我们都是为未来吵架
只不过用了现在的唾液
用了过去的喉咙



*无题004

抛开偏头疼不说
偌大的落日还在

马一直站着
夜与不夜
都是一样的人间

一两声鸟鸣
能代表什么
不如我守住喉咙
不混迹酒与逍遥


*无题005

星星不是我的另一种表达
多一颗少一颗
无关天空的落寞与宽阔

我会赠你一些东西的
你的酣睡与苏醒
都会像青烟一样游走

谁能忘掉那瞬间的草地
搂住你的腰
直到花苞里有婴儿的哭啼


*无题006

一只猫而已
心脏不必如此抽象
月光散落了
信仰不必公证

一条毛虫在算计生死
一个苹果多么麻烦

一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
简简单单
哪管风是直是弯



*无题007

在这冷清的八月
我怎敢写雪还有雪中的痕迹
背后电风扇的风
持续地吹来
我的愚蠢不再需要删除

我还是要提一提雪中的痕迹
在古老破旧的米兰城里
始终有一条街道
只要坐上马车,就能通向雪的无所不能


*无题008

总有一些读不完的东西
泡在酒里
母亲偶尔拿出来问我
里面是西洋参还是东洋参

我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
剩余在自己的骨头里
又舍不得扔给狗
让狗啃咬出
一些一清二楚的味道


*无题009

开始是招手的
后来不知怎么改成挥手了

在两棵梧桐树之间
是挂不住什么童话的

视线渐渐模煳
挪一挪眼镜
天真的很黑了

在我寂寞的床头柜里
有一本书始终不需翻阅



*无题010

我到底活在哪里
是谁剖开了世界
把我的长发与乳房曝光

继续在变态的葫芦里
继续在酣畅的酒壶中
还是继续在老树的空洞
仿佛真的避开了凡尘的纷杂

任由飞箭交错的世界
人们都一样沉默地跪着



*无题011


真的没必要把我再次吵醒
小人书都不在了
故事无法再简单

把我的名字轻轻拆开吧
那一点细细的笔画
在火堆里,或许还有一点
赞美,可以爆出声响

我一直还在活着
不过不在唇上



*无题012

惟有喝酒,心才有塔
嫉妒酒还是嫉妒塔

野兽游荡在街道上
摄像机又怎会空虚

早已不再喜欢修改病句了
寺庙都说话了
跪与拜亲密着
哪里还需要什么指头出点血
震撼一下春秋与演义



*无题013

我就那么喜欢忧伤
那些走在街上的忧郁
我就那么简单地爱上她

我就那么喜欢忽略
异国的青山与绿水
在那些鸽子悠闲自在的下午
我总是能看见大地的凄凉

其实我的城堡并不固执
可是我迷恋的事物总在岁月里深藏


*无题014

好久没有坐在窗下
失神片刻
寂静就像注了铅
已无法在身上自由游窜

好多年没有裸露了
天空充满鸟与飞机的气味

房子都准备要拆了
那南瓜的藤蔓
爬哪里就爬哪里


*无题015

照相里一个人
飞起来
一点也不振奋

把很多人的呼喊
踩在地下
脚真的有点疼

我为什么就没有高潮
一枪把杯子打碎了
泪该去哪里


*无题016

房子没有阳台
没有两罐啤酒
被夕阳埋葬

那些黑云白云与彩云
忽近忽远
怎么也摸不到黄昏的温柔

最无端的夏日
还是无法把花朵晦涩起来
梧桐落叶


*无题017

这些武打的场面
让我想起暴雨
这些英雄的鲜血
多么沉暗

我也想把脚趾的颤抖
喊一喊

那些作曲的人
坐在办公室里叼着烟
一副焦裂的摸样


*无题018

多少年没有经过幽僻的怀抱
体内的盐越来越重
麻雀飞不出去
山林如何释怀

三千张扑克牌对着灯光
手指被汗戏耍

流逝的是一部分的酒与水
江南啊,最怕一条蛇
绕上缄默的梦


*无题019

天再冷
苍蝇也不会死绝
在热闹的餐馆
总有可以歌舞的地方
偶尔被一个胖女人捉住
也没有什么可笑

外面的风吹啊吹
多少诗从树上落下来
总有一首被一个瘦男人踩碎


*无题020

有人告诉我,烧糯米饭
加一点葡萄干,我不可能在意
镜子里的脸,才有意外
让我同情一页页报纸

千万不要说一棵树老了
而我的橡皮擦已丢了多年
即使还在,也已与青春的外套无关

有人说他的锅烧肉就不要放油了
我哪里管这么多与月光无关的事


*无题021

狼想吃掉我
一点也不惊慌
在十五平方米的办公室里
寂寞久了
只有一身肉体飘香

狼那饥饿的目光
简单而透彻
其实我也很想告诉狼
我一直也想吃掉自己的骨头与迷茫


*无题022

我也有清闲过吗
冰冷的清晨,行人多多
那不愿停留的脚步
怎能留住露水透彻的面目

何必去借一杯酒说话
山水的真相不可能大白

我也有疲倦过吗
灯关掉了,月光还在
那寂寞凉亭里的风啊,还在盘旋


*无题023

那题目总叫人头疼
霜降来了,那霜的名字
怎么可以用颜料去涂写
还是随意的车马
更令道路省心

有谁愿意帮我取个题目
那高高在上的词语
真的就有更浓缩的内涵与表达

其实我也喜欢生姜葱和大蒜


*无题024

别再给我说飞
翅膀总比信沉重
沉溺在语言里
麻木的是腿还有虎皮上的老虎

习惯已一览无余
纵使大辫子散开
也只能在秋天的角落里洗涤或梳理

不要再给我裁决了
过多的言说是盏耗油的灯,亮不久了


*无题025

每天都有垃圾在燃烧
在烦恼的尽头,两只鸽子
踱步在温暖的睡眠之外

每天都有细细的灯光
需要啄食,两辆车之间
有着无限的光阴在瘙痒

在很多年之前就已不再鲁莽
我背靠墙壁,有风袭来
头顶早已没有多少发丝可以拂动



*无题026

有车有飞机的假日
只差你的手放开一条木棍

我最后挥挥手,诡秘地笑了
其实夜的混沌已无处可逃

多么不成熟的对话
被空洞者闯进,掩埋了一下
语句早已对不上原来的语句

还有什么悬念可以留下来
一阵发泄之后,不再只是云朵漫步



*无题027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医师
千万别把我囚禁在药与针里
我只会散布一些平淡的微笑
没有多少花影值得惊奇

那些死了一次又一次的忧郁
我一直粘在鞋垫上,有臭
也是我的汗脚先露出惭愧

你至少会在疼痛里把我的苦楚肯定
我那琴键,居然像星期五一样不会消失


*无题028

不要再数落我的忧郁
里面的诗,丑死了
舍不得扔弃
正是十一月的悲哀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已站立多久了

花怀孕了再怀孕
蝴蝶疯了又疯了
而我的羽绒服依旧,只不过
拉链坏了,敞开了许多冷月光


*无题029

这几只返回来的大雁
让我清醒
多年来坚持留住花香
多么愚蠢

我怎么可能是一扇贝壳呢

开往罗马的火车
停了几停,我那躯体的位置
还是被人坐着一动不动
那人的眼神一点也不袒露任何符咒


*无题030

药店总是美好的
有什么病总希望有什么药
有什么苍蝇盘旋在额头
让无聊的手也跟着舞蹈

挥之不去的阴影从不会像总统一样走神

随便就把小便尿到了春天
多么想肥沃的电车开上了热的轨道
终点站有什么坚硬的欲望
人都散光了,留下一点痒而已


*无题031


我忘记了很多人,很多人也忘记了我
没有债务的纠结没有情感的怨恨

我确确实实远离了草地,还有马
以及马的许多辽阔与奔跑后的静寂

我只会抱住自己粗糙的孩子
陶醉在简单的数字里,让几个指头
去演绎一场湖水的波澜不咸不甜

我真的只能把自己当成自己的新年礼物
高空有曾经的爱散发出一丝等待追忆的光芒


*无题032

这些年选里请出来的鸟,拍拍翅膀走了
留下笔头的衰老在等待秘密的阳光

还有许多留下的盘碗,冻结着油层
也在等待洗洁精温水和忧郁的梦想

我失忆很久了,为什么还去阻止野鸭的歌唱
反复煎熬的几个词,套上全新的棉袄
还不是一样被高手戳一个大大的窟窿

我坚信始终抱着自己的羞愧,不戴红花
后山那一群牛里,你一眼就能看到我那反刍的窝囊


*无题033

一个人烧饭一个人洗碗一个人备课
一个人打开教室,两盏灯亮了起来

还有两盏灯的开关在墙壁的远处
像父亲的嗓音,一直哑在某种渴望里

现在是白板黑笔,与早先的月亮反了一下
只是一个人不敢多写,怕自己也认不出来
怕夜的惆怅拂动窗帘,惊醒玻璃的小梦

一个人鼓掌一个人点头一个人微笑
一个人把无数的星星和口水全都咽下肚里


*无题034

雪一年年来,一年比一年大
雪不只是落下许多名词和形容词
更有N个动词在雪的旋转里
留下喧嚣的颤栗给草垛给孤独

我现在躲在哪个角落
错开了许多肉体的飘大师的飘

雪啊,我也曾有过一个人闯进白皑皑的公园
强行留下一串天黑与浮浅的脚印
可怜我的勇敢与脑袋,仅此而已


*无题035

我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雪才是
雪不是从灰暗的头疼里冒出来的
我才是在头疼的枝头上举出白旗

无数的街道有着无数的迷茫
我的一点点慌张没多少惊奇

我决定被雪掩盖在神秘里
我决定把雪燃烧在陶罐里

雪的飞行与漫长的华尔兹
毁了多少国画与江南老调的戏台


*无题036

劝你喝醉酒,把雪送给我
怪梦在想象的夜晚开出梅花
隔壁的酒瓶比我早空
那一箱箱绍兴花雕得花掉我多少岁月

我的垂钓开始不安,三个喷嚏
又怎能惊醒北风的唾弃

我的围巾我的远,怎么不见了
雪永不丑陋,只是我常常眩晕在无限的纯洁里
把自己的遗体一次次告别


*无题037

我拿出了一些完整的高贵
去扔弃许多零碎的可悲
敌人不值得一击
业绩不值得一笑
难道这就是秋风的浩荡
呻吟的山时暗时明
我的那些坚决的颤抖
说出来就是那些暮色中的鸭子
逆溪流而上返回曾经的笼



*无题038

今天的反对
不是昨天的放弃
一个房间里的哭声
雪一样冻住
谁还愿意去抚慰一张白纸

更多的死亡从台面走过
你手持一朵两朵白花
能见证什么

但那颤抖的光阴里始终还有爱的隐藏


*无题039

你已无法免除我的重
可怜的上帝
你只能和我玩着飘逸的游戏

你是一个意象的空洞
只会吸纳脏器那些无怨无悔的呐喊

幸运有时是多么的无聊
以为从蜘蛛网穿过去
就能看到隔壁的阳光有鸟的跳动

其实我早就应该明白这个世界不需要任何隐喻


*无题040

一桶水泼过来
把我冻进雪里
然后发出一点点冰的声音
这不是一个春天的玩笑
亲爱的
在你早餐的中途
停顿一会香味与营养
说说鸟与花朵
我将会用最后的生命回应你的天空

*无题041

鸟讲的故事忘得差不多了
反正是一片叶子落下来
一片简单的叶子
可能是绿的,可能是黄的
也可能是红的梦魇

没有什么可以藏匿的
一条鱼根本不需要剥开胸膛
只是一片叶子落在空荡荡里
一切都是那么干干净净


*无题042

楼梯总在拐角处出现
脚步又有了
翅膀可以继续安眠

仿佛一切都是意料中的词语
读出来
就有上上下下的生活篇章

别怪老狐狸了
他也一样容易中了妖术
要焦躁一会,才能把角色醒过来



*无题043

我总不能详细地养活一条鱼
这就是悲哀或者是宿命
谁愿意去点评那寂寞的真诚和无聊

现在又是一条鱼简单在鱼缸里
我干脆不写诗了
还是无法阻止那单薄的思想在行进

难道是我缺乏工程师的技巧
只会像玻璃一样生活
只会像一头野兽投进佛像的怀抱

*无题044

白鞋与黑袜的事
暂且就过去了

春天不留我
那是春天也留不住自己

没有几个人是为美而亡的
亲人们聚在一起
谈着更多的旋梯与烟雾

真的做了太多该做的事吗
毛毛虫倒爬出了许多黑暗的意外


*无题045

无非是我记住了春天里的一棵苹果树
而你还在虚无里写着支票

阳光下的阴影和阳光一样重要
我开始说话了,在话语之外
有焰火的证明

难道你不想从土壤下钻出来
即使不是一棵春天里的苹果树
在我浪漫的诊断之外
在我生命的纠结与欲望之外


*无题046

那鸟就在转弯处消失了
在高楼的转弯处
在城市无数个相似的转弯处

我的声音是体内最早的播报
可惊动不了谁
那些拥挤的人其实都睡在拥挤里
不分白天与黑夜

难道我就是那只消失在转弯处的鸟
可我还会抑郁可我还会写诗


*无题047

这些是什么黄昏
没有我一丝的空荡与怜悯

或许是我没有散步在街道或布料里
湖边或者什么寺院
都在我简单粗糙的视野之外

这些都是报纸上登出来的黄昏
有许多值得推敲的段落
粘在我的鞋跟上
让我的沉默犹豫了片刻


*无题048

我就是那个一巴掌就能打碎的男人
多年不吻你
让你平添许多油水

有许多春天值得珍惜
就如春天里从巴掌下复活的那个男人
悄悄在破陋的口袋里
捏紧传统的乳房

我也有很多甜蜜
梨子与冰糖的煎熬完全在我的咳嗽之外


*无题049

一个孤独的人在欲望的大厅
能做出一些什么动作
别去问手
手正被自己恐怖的穴位所困
发不出一丝膨胀的声音

淫乱在克制里不是克制的错
在鸟都知道的大厅里
有人把春天摆上台面
看看不是牛肉看看不是洋葱看看不是羞耻


*无题050

这就是我庞大的躯体
在思维的木桥上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沙漠
一半是绿叶一半是枯枝

而你那一半乳房的颤抖
另一半阴道的天空
已不再是暴政与火车的帝国

当我羞愧在一个煮熟的鸡蛋里
春风醉在画面,不再有立体的惊喜


*无题051

亲爱的,是你见证了
我的肾虚
那古老的城堡
在湖的对面开始压抑

风好大啊,许多没有准备的场合
让一些凌乱的头发
破坏了椅子上的许多缠绵

亲爱的,是我离开房间的时候了
你会继续唱着那首玻璃的歌,让我粉碎


*无题052

当我从你的头发上游离出来
身上的器官大都已消失在死的
空洞里
空洞里飘逸出的缕缕轻烟
又怎能结出一条生命的辫子

幸运的事都在树上
当你也离开了树的阴影
我多想谈谈你的浆果啊
可惜我的结巴,也已很遥远


*无题053

风就这样吹进裤脚
让大腿一阵骚动
谁说毫无防备
我在楼顶已环顾了很久
遥远天边,彩霞里的美人
谁会料到像春笋
突然之间就在脚边冒了出来

结果肯定是你们想知道的
可我早已成了哑巴,说不出长江山峡


*无题054

不要无缘无故怨我
在所有怨的对象里
只有我像落日一样沉重

我也是最后一片游荡的阴影
即使夹杂一些斑驳
那也不是你恨的一些款式

此刻还有谁还会站在最后的屋顶
看着唯一的一条路死去
请不要骂我



*无题055

摸准那个穴位,再往上用力按
天真的没有塌下来
屋顶塌下来了

梦压碎了
医院里多了一个废弃的符号

逃窜绝对不是风景
蛇的手段总带点恐怖
怨恨有多长
来世的菊花再悄悄告诉你


*无题056

安慰的园丁
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培育出春天
有时说三句话
岩石还是照样分开

其实完全可以绕开裂缝
而话筒总喜欢咸一点
而我又怎能随意加点水

其实合唱更能解决一些问题
只要领唱的人,不在棺材里


*无题057

只有在写诗的那一刻
我才是一个真正的诗人
肯定很多人说过
我写出来,就如写出了
那一片废墟上的空白

教堂到与不到
无关上帝的存在
母亲说,坐在那里就会睡着
我要说,一直会站在春天里


*无题058

在一片废墟上
看见一个瘦高的人,有什么稀奇
如果他是在寻找端午
到要去领悟一下那孤独的眼光

一个从睡梦里刚醒来的人
你能喜欢他的哪一只猫

终于握住了他那双带着油烟的手
故乡是不可以烹饪的
他的固执,让人容易放弃某个夕阳


*无题059

我知道自己又开始忧郁了
诗早就不应该写的
可是隐士已进了山洞
总得有几滴玄机的水
配合一下心的大海

远离是多么可耻
没有深入繁华的恶臭没有呐喊
我又怎能卸掉身上的炸弹

我知道忧郁只是自己个人的陷阱


*无题060

我们都做过一些幼稚的事
回头再笑笑,枝上已无鸟
我们都相信过一些虚幻的梦
醒来再喊喊楼梯上的父亲
他已永不再回头

没有一个苹果永远等着我
但造一艘船去追赶绝不会后悔

某天母亲烧一碗面加两个荷包蛋给我
吃完后才想起是自己的生日,我该谢谁


*无题061

舔了舔嘴,天空渐渐暗下来
红酒不会轻易睡去
上帝粒子都现身了
被啃过的面包也有点激动

好久没看见星星了
电风扇吹动的思绪
无关宇宙的沉默与暴动

夏天有那么多热的意义
让我可以忽略一切水的细节


*无题062

两个月的婴儿
自己转过身
趴在凉席上
再也动弹不了夏天的颜色

嘴巴有拳头塞着
就可以不哭

恐惧有书本压着
就可以不颤抖

我把一只苍蝇赶到西赶到东


*无题063

森林都是想象的
森林里的脚步声是那么的虚无
怕什么狼
怕什么狼的语言再次强暴


一片叶子传导给另一片叶子的
永远不会是月光


我还是继续做梦
躺在一片西瓜地里
引爆一地的西瓜,如夏天的幽暗


*无题064


艺术的游戏
被一箱黄瓜挤在角落
偷窥狂都在另一个场所
接受电视的培训

懂艺术的人很多
懂游戏的人也很多
他们之间隔着一场舞会

这一切与安宁的生活无关
门前的香草被偷,母亲才露出伤痛


*无题065

我早就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当我决定不再回到米兰
我就断了在两只猫之间的体验

可是我相信自己还活得好好的
一碗排骨拉面吃下去
冒出一点汗
并没有惊动街道的萧条

老了的秘密,是知道痛苦的陡峭
诗写歪了,是上天最好的回报


*无题066

伪君子只是一个词组
落在在沙石与茅草里
没有多少诗意
就如我混进都市的霓虹
只是闪闪烁烁着一些羞耻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勇敢的人
那些应酬的欢乐
也只是偶尔的活跃
整日与衰老做爱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


*无题067

不要请我吃西瓜
西瓜吃完了
夏天过去了
连审判也过去了
付款单却都没有过去

继续低着头
地上有一个五分硬币
捡起来送给谁呢

再思考,我的头也不是一个西瓜


*无题068

这些性工作者
有着与自己相近的年龄
谈谈营养与美肤
没有什么陌生的词语
可以阻隔空气完美的流动

她们都工作去了
那孔雀的开屏不是我要去想象的

她们的名字是多么鲜活
怪不得很多诗要植入她们的元素


*无题069

多少年没有老朋友来访了
多少年没去拜访老朋友了

宫殿荒芜,乌云散漫
皇帝也不知穿越到哪里去了

没有欢聚多好啊,狗不叫
大河的辽阔永远收藏在夜色里
没有伤别多好啊,酒不醉
千年的病痛不要红柿般裸露地挂着

多少年没泪了,我的惶恐一直假着



*无题070

有性有花朵
祖国的春天灿烂
有诗有酒
蜈蚣山山脚
一条小径的转弯处
有秃顶有敏感

歌颂也可以无数次地广告
即使暗哑着喉咙
即使释放掉所有的光芒
也不能有又一次拒绝


*无题071

水庞大
私生子在水里转两圈
就有无限的空洞

好多名字读过之后
就没了耻辱与无辜
水的声音
比麦克风更加容易颤抖

体面有时就是一把聪慧的剪刀
可以让一些花样不要付账


*无题072

让乳房先行
乳头便是先锋官
然后坐在魔石上
挥挥手
夜色长长如发

当一个人分成两个人
当一幅图容纳两种思想
可抑制的
只有高山上的那一团空白


*无题073

经不住摸了摸口袋
夜行非常谦虚

灯光的暗淡无关凉风的大小
走下去,总会爱上一些小虫的
鸣叫

城市不会永远消失
愈来愈远,只是短暂的错觉

身边有人吗?看了看春夏的别名
脚心有点痒痒的


*无题074

这样的静入肝,难免有点怕怕
卸掉好多酒已是一片辽阔了
何必拘谨月光的虚无

没有什么桑叶桑葚好谈的
让秃顶去昭示
好像更容易穿过一片树林

不准备夜宿在自己的秋天里
一条鱼突然跃出水面
有好多筷子早已立在碟边


*无题075

裸体并不可怕
眼睛遮住了
才是玫瑰带刺的悲哀

谁能松开整个生活的呆滞与傲慢
裙子在风外飘荡
裸体在僵硬的独木桥上
无法入眠

没有一只耗子可以获得塑像的姿态
那么多人不说美了,手指也一样缄默


*无题076

从旅馆的餐厅出来
碰见了父亲,我得数数指头
才会知道这是父亲的第几个祭日

父亲的形象依然模煳
我无法邀请他到镜子前和我对比一下

人们都说我愈来愈像父亲的摸样了
可是我每次拿起扫把,就知道自己差了多少力量

每次和父亲相遇总是那么意外
声音都是隐秘的,梦的花朵总在忙碌着失眠


*无题077

赢了,有人才曝光
自己在泳池里撒尿了
可我已秃顶多年
还不敢说是狐狸偷走我的许多坦然

父亲从来不会说我无能
每当把泪水偷偷咽下肚里
合唱才是永恒,从阴到阳从阳到阴

永远相信翅膀的声音
鸟或不鸟,都没有什么月光可染可颤栗


*无题078

蝴蝶都起飞了,纸都消失在手心
谁更秋风谁更澄明
喜鹊不叫狮子不吼
只有我与父亲对着黑暗笑一笑

笛声里有什么左有什么右
火焰上有什么归与不归
父亲把指头伸进酒里
我把指头伸进酒里
那命的涟漪,哪里有什么前世今生

*无题079

该落的时候,雨就是不下
不该走的父亲就在黄昏的深处
永不回头
总是纠结在过去的藤蔓上
有什么暮色可以呈现

黑葡萄吃了一串又一串
命运的籽粒可以吞也可以吐
一个人坐在庭院里
与椅子比虔诚,只有旧门不笑


*无题080

该断句了,可我总不喜欢
把脚悬在半空
注定离父亲的期望很远
当我写好一句完整的话
雨珠已从芭蕉叶上滑了下来

为什么总把浅薄的桃花
伸出墙外,而父亲做的小板凳
总藏在了阁楼,没有一丝阳光
可以射进岁月的靶心


*无题081

还有时间坐下来,喝杯小酒吗
锅台火已熄,肉已烧得很烂

老马上坡那是老马的事
父亲不是老马,父亲没有路的归宿

我也没有多少奢望
不说话,已那么多年了
喉咙生锈,一杯小酒能解决什么

有一天,我也会养些鸡鸭和一头猪
有一天,我会把父亲的声音逼近无限的光亮


*无题082

母亲出去玩几天
我的酒杯空空的
抓几个词语放进去
总有刺耳的声音溅出

孤独是懦弱的
那片草色锁在屋顶
多少年没有羊的惊动

玩玩手机,夜晚就过去了
梦的通道,多愿有木棒打落一树繁花



*无题083

洁净面膜还涂在脸上
不笑不哭
十分钟的苍蝇在飞
飞在纱窗之外

柔肤水在角落里等着
一瓶乳液排在后面

美人不懒
蜘蛛编织的夜晚
阴影在另一头涂抹田园


*无题084

那些探险家不时从身边走过
我像九岁的小孩看着他们

我也需要勇气,把一颗巧克力
塞进两个平淡的词语之间

就如拿回钓鱼岛是件开心的事
可是,恶意被人挠着胳肢窝
总有一些尴尬留在日记里

那些追逐的游戏,都没有尽头
我像九十岁的老头看着黑黑白白


*无题085

历史读了很久了
忘了好多细节,也不会晦暗
爷爷怎么死的,父亲没有告诉我

没人告诉我春天怎么来的时候
已有人在思考夏天的酷热
怎么就灭不了蚊子的逍遥


是的,我很像我的哥哥
我的哥哥,一点也不帅
走在路上,没有几个人理解他的星辰


*无题086

多少人犯了不该犯的错
避孕套就在身边却视而不见
轻易就给快感找上了仇家

多么平静的湖面
切成两段的蚯蚓总喜欢
制造出一些得意忘形的效果

其实那个扔掉的空塑料瓶
还装着许多苦楚,不让它说
它就永远不烂


*无题087

一次勃起,两次运动之后
U盘就满了,气势小了
广场也就小了

等两只蜗牛,再聚会
石头冰冷,不开新闻发布会
落叶自会报道出去

这好像是第N次的煳涂
看不懂的人不看,还可骂几句
当然也会有人跟着发出一些貌似销魂的声音


*无题088

把你的鼻子醉了
平静的生活多了两行鼻涕
周六的想象没有什么值得惊讶

站在小街的一角,小雨跟上来
你的小乳房只是慢了半步

在我的寂寞里泡久了
你也染上了清秋的晨雾

把你的屁股也醉了
多少年前的棋局,还残留着兵卒的悲喜


*无题089

当我正在悲愤的时候
窗外正好雪花飞舞
其实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总不能不过
如果此刻眼中有泪
活该迷失在自己的皱纹里

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写诗的日子
不如去生一盆火,烤烤手脚
总有一天,激情能够挥洒自如


*无题090

只是等了一会儿雪
洞从隐秘中来
没有人逼自己野蛮
却吞噬了躯体
再慢慢煎熬轻飘的灵魂

只是在等一张车票而已
六只猩猩却绑架走所有的无聊
让人明白这世界
还有许多爱值得去做


*无题091

好多时候已开始力不从心
特别在夜晚就可以省去一些情节
但这远远不够

冬天总不会那么简单
困境从来不会猝死

水仙花在桌台上慢慢长高
那绿总有些或粗或细的启示

饭饱之后,难道只能在一首歌里
滚蛋还是滚蛋


*无题092

一片真正的叶子
是不会落到我手上的
不是我一直沉迷低音
即便飙出最高音
一片真正的叶子
也是不会落在我头上的

什么样的秋风什么样的叶子
什么样,酒的真梦的真睾丸的真卵巢的真
我往往一无所知


*无题093

我绝不会暗藏一只鹤的
哪怕有一天能读懂一个人的诵经生涯

在五彩斑斓的牛仔裤面前
我绝不会从那些故意的漏洞里钻出来
那怕憋得更久更窝囊

我不是一块切糕
没有重量让人可以惊讶
但是我相信自己一直在努力沉下去
直到烧酒一样透明和猛烈

注:Elford有诗《我们的诵经生涯暗藏一只鹤》


*无题094

那么多人向那到岛涌过去
星火在翻腾
金玉良言在翻腾

那么多人向那体育场涌过去
三十年前的选择在燃烧
三十年后的歌舞在燃烧

可我看不到我
我正在和一只蚂蚁较劲
它不说一,我绝不说二


*无题095

终于找到了存放清泉的地方
那里草丛茂盛

再也不需要任何遮盖了
音乐是音乐
石头是石头

谁是网,漏掉了许多娃娃的
莽撞和冲动
谁是花,开在极致的呓语里
一切都是云,都是酥软酥软


*无题096

需要很多很多石头
一块一块
像一首又一首诗
彻底挡住了诗刊的门口

不可能再跳进去了
也没了跳进去的欲望

得好好活着
当爬上一块一块石头垒成的墙
汗水,又有了自己新的高度


*无题097

好久没在那里呆了
树丛里少了一个我
静寂是否就少了味道

灵魂躲在水桶
挂在一个古井里摇晃
井水是否多了一点憎恨

我是谁呀,谁是我呀
赤裸裸的天空
几朵云遮盖不了什么


*无题098

亏得这拳松开了
还能再握拢
亏得这爱死了
还能活起来

我说强猛的劫匪啊
解开了隆冬的裤带
却怎么解不开雪的颜色

每当低头哭泣的时候
总有笑在背后排队等我采摘


*无题099

证据有时苍白无力
就像流了很多经血的女人
需要几块牛排

判决有时就是葬礼
那些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人
手里其实都拿着一朵白花

怎么就这样严肃起来
我只是熟练地取下了铜环
那环在一个人的脖子锈蚀了很多年


*无题100

我想父亲迟早会死的
父亲真的已死了多年
我想自己迟早会死的
现在还活着
继续活着父亲一样的烦恼

我想灯盏迟早会惊讶的
当世界开始眩晕的时候
我与父亲居然用不一样的颜色
各自撑开童话的翅膀


2011.7-2013.01于米兰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Elford Inc. ( 粤ICP备12086320号 

GMT+8, 2018-12-16 18:17 , Processed in 0.040365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