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艺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9|回复: 0

无题三百首(中)求评论文字!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7-26 00:31:49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101

除了午夜的鼾声
还有什么值得信赖
公园总是那么丰富
我能占有什么美妙和幸福

三只鸟在树枝上鸣叫
飞走了两只
留下的那只,绝对不是我的骄傲

我总是自作多情地回忆着南方
让那些桑树开花的气味永久把梦潮湿


*无题102

熬过一月的最后一天
迎来二月的第一天
那张破木椅
依然被那个中年的屁股
深深压着

有什么曲调可唱的
不如两三声咳嗽干脆
偶尔还可以惊动潭水里的野鸭

真愿是阵风,在石头与石头之间乱窜


*无题103

从不贪杯,有什么好处
可怜的人,嘴总是善善的
从不想爆出一句粗话
难道一切都是灯光的缘故

在一本旧日历上
柔柔弥漫开的光晕
掺合了父亲的许多酒意

毕竟只是一只羊
注定只能在草丛里才能把春天放纵

*无题104

只是拍一张照片
就把火车叫住
有什么力量可以把痴迷推开
有什么空间可以把愚笨埋葬

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
就如我时常摆弄着什么小诗
往往被疯子拿走了胸内的半叶肺而不知

火车终于停下来
惊醒了那么多旅人的美梦,真是羞愧


*无题105

今天吃什么真的很重要
只是桔子与子弹的选择让人费心

星期三和星期四有什么区别吗
摄影师能把黄豆红豆绿豆精彩拍出来
却拍不出我额头那些痘痘的幽怨

一个年轻的疯子经常跑到我面前
唱上几句,也许是我的一种荣幸
每次下班回家,我总要对妈说
那几个金黄的南瓜,千万别再让它烂了


*无题106

我要倾尽所有的赞美
感谢母亲倒过来的醇酒
我要倾尽所有的美酒
安慰梦里所有游荡的灵魂

不要用疑惑的目光盯着我
在这残缺的霓虹的世界
我并没有像一块石头沉在水底

我也时常混进装饰的狼群里
对着苍天,长啸一声


*无题107

鸟已飞到对面去了
水仙花开在哪里
无关三月的微笑

好久没失魂了
也是一种明朗的悲哀

别再用那小小的锤
敲打寂寞的梨了
那些经典的咳嗽
刚刚消融在什么现实主义的圈里


*无题108

偶尔的触电
证明你还活着
不只活在手机里

偶尔网络没了信号
你的深渊还在
照样可以吞没
一个出家人最后的贪婪

有些东西真的无法编织
不管是谁在设计耳朵里的音符


*无题109

补水不够
还要锁住水才行
这一个螺旋形的黄昏
渐渐懂得了一点选择

还有那眉峰的位置
和眉尾的长短
直接影响到梦的宁静

毁灭都是遥远的事
现在要的是美再统治一万年


*无题110

原来是房间的体积弄错了
得再量量海滩的长
再量量躺椅的宽
量量白浪的高

其实没有什么欲望
不可容下
何必还把臀再反复摇晃

漂浮着的那对乳房
阳光而浩荡


*无题111

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不可以跪下去
却可以哭出来

都快要二十年过去了
神秘的乐器
早就中断了爱的供给

可是星期五还是永远值得兴奋
尽管星期一的钟声
总是那么冷漠和破碎


*无题112

马说什么
羊听不懂
狗钻进去
狼又怎能看得惯

在坑洼的最低处
已经平躺
还是有死神恼怒
总愿把一个贫贱的命
提起再丢下


*无题113

就像膀胱括约肌松弛
死胡同也能露出一些色彩

信不信,就看隔壁的狗
是否按时吠叫

秘密总不能在脑里聚集太多
不要等痴呆了
才发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皮疹

一个温暖的男人站在阳台
早泄了,春光依然灿烂


*无题114

如果一切都等脱光
才刺激
那哲学真的残酷

都是等贴好了价格
才去交换生活的姿势
几朵花总比逻辑实在

几个女人总比舞蹈纠缠
墙壁上的钩子
总挂着一些无关紧要的内衣


*无题115

喜欢一点幽默的东西
虽然有点冷
厚厚的大衣披住了街头

没有听过一场歌剧
没有碰到一个出版家
只是几个普通的模特
偶尔在橱窗换了一下姿势

亏得双眼始终是空荡的
所以没有一个冬天不可揉皱


*无题116

风辞退云
雨有事吗

清晨刚刚醒来
三条短信
已在鸟鸣之外

游过雁荡山
意料中的风景
都被一些意料过的人欣赏
11月13日,因此平静了许多


*无题117

一条蛇的困扰
总不会比一条命长
一阵风雨之后
空虚的永远是灵魂的隐私

水库见底之后
谁还敢玩一群草鱼的游戏

阴暗的年雾霾的月
总会有些耳鸣
在坚持补肾之后消失


*无题118

最先把这个消息告诉谁
一群鸭早就知道了水的深浅

不吃冰淇淋
冰淇淋还是被你吃了
八年九年与二十年都是一样的意义

想想不是滋味
肯定是长期懦弱的结果
母亲还没有回音
她的悲喜,已主宰不了一根棒棒糖


*无题119

反复说路中有一块石头
路中有一块石头
你还是坚定走过去
你不想被石头绊倒
其实石头也不想把你绊倒

路中有一块石头
路中有一块石头
只是一个玩弄者的呓语
那么虚幻那么飘渺


*无题120

现在流行漂洋过海来睡你
那就买飞机票
飞机票该涨的时候就涨
该跌的时候就跌
反正那不是睡你的价钱

为了挽留冬的萧条才去睡你
为了救赎春的嫣然才去睡你
你虔诚的胡子硬硬的
能够刺痛所有羞耻的灯盏



*无题121

不该忘却的就这么容易忘却
把你的鼻子丢在哪里了
把你的嘴唇丢在哪里了
这些曾经最亲热的真理与谬误
已不知在哪一棵树上绽放绿叶了

忘却的就彻彻底底忘却了
睾丸在哪里卵巢在哪里
那是他们自己纠缠的永恒

重要的是你一直还在盯着我的猥琐


*无题122

一直渴望薄暮能够先锋起来
可是我胆小
总不敢把绿宝石变成红宝石
可是我固执
抓住两只蝴蝶
就以为抓住了梁山伯与祝英台

也许是潜伏在一条鱼里太久
把我蒸了把我煎了把我麻辣了
似乎思考还是无所谓


*无题123

干脆还是伸出手
紧紧抓住遥远的脚步
任路慢慢去消遣

难道这是躲避时代吗
我的内裤淘宝了
我的手指密码了

墓碑只会扫描死亡
天空只会关注失联
我只是吞咽不下一块忽略的空旷


*无题124

僵化已久了
可怜我的脑袋
我脑袋上几根疏发的打扮

为什么就不能变态一下
让酒偶尔吃惊
让夜偶尔有喜

一切都是闭门造车的结果
我没有自己躺进浑水里
我只会自己在自己的哲学里淫荡


*无题125

这段时间胃总在饱胀
肯定是思想又出了问题

出了问题的思想
如果是一箱葡萄那该多好

如果思想是一碗疙瘩汤
那该多好
抑郁只是一些点缀的葱末

思想摸不着看不见
只是难为了胃的天空


*无题126

很久没去精神病院了
里面住院的熟人全都出院了
今天进去转转
发现很多医生和护士也出院了

多么寂寥的精神病院
我都不想再在里面练练八段锦了

精神病院的地址要彻底忘了
以前想在精神病院里养老的念头
是那么的虚无和脆弱


*无题127

既然下雨了既然下雪了
既然雨夹雪了
既然喝水了既然喝酒了
既然水酒交融了

孩子们都不喝奶了
孩子们都自己烧饭了
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遇见

既然你放过了我
既然我也放过了你



*无题128

我再熬一夜
冬天就要过去了
你再睡一会儿
春天马上就到了

童话在跳舞
肥皂泡色彩斑斓

我再说一句雪花
你很快就会翻译成蝴蝶了
那时鱼缸里的两条鱼游出了水的深邃


*无题129

雪来得气势汹汹
可很快就被雨水代替
两个人变成三个人了
琴声失去了方向

当你被音符窒息
黑暗已经没有力量哭喊

打开窗打开窗再打开窗
我唯一还能做的就是模仿一片叶子
静静呆在树枝上



*无题130

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大地
左边一个跳楼的
右边一个卧轨的
可他们都不是诗人

一个人默默地走在大地
前面一个沉闷的
后面一个滑稽的
可他们都不是诗人

大地不可能承担一个诗人打包的费用



*无题131

A

女人喜欢,鸟也喜欢
喜欢的女人不在美国
喜欢的鸟不在洛杉矶

女人讨厌,鸟也讨厌
女人抽空了自己的气息
鸟抽空了自己的飞翔

女人和鸟相聚的时候
是在精神病院
不知哪一个是医生哪一个是护士

B

医生喜欢鸟也喜欢女人
与鸟谈谈衷肠与女人摸摸嵴梁
医生的药散发着迷人的符号

护士喜欢鸟也喜欢女人
给鸟打针给女人输液
护士增添了许多吉祥的气氛

精神病院不在美国
精神病院不在洛杉矶
精神病院不在一个可以想象的地方


C

似乎还有一个我的存在
我坐飞机到了美国
我又坐飞机到了洛杉矶

我一个人漫步街头
不带上一个女人
不带上一只鸟

在人群里随波流动
我仿佛又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呻吟
仿佛又听到了一只鸟的哀鸣



*无题132

A

正是三月三,陶醉在一首歌里
节奏很少出卖
旋律很少背叛
顺便安心喝一杯茶
茶叶很少倔强
热水很少迷茫

当一个人很少坐空时间
他没有爱自己
他没有爱树上落下一片片叶子

B

从来不关心关节的价格
从来不在乎骨骼的走势
不是粗心或单纯的错
流行玩偶的年代
暂时忽略一下鸟的天空

不想找回一个女人的乳头
不想退回一个女人的巢穴
他似乎哭够了笑够了
自己是谁,似乎已经猜够了


C

他冷冷的,带着一点暖意
如果元宵不说话不活动
也许就裹着春的薄纱睡上一会

眷恋着那一半庸俗
牵挂着那一半孤独
徘徊的雨水有着徘徊的道路

他似乎一直好好活着
在屠夫与猪之间
一直有轮明月在乱石之巅



*无题133

A

十六元送给你
似乎形象许多
似乎找到了甜蜜的钥匙

打开你的鸡蛋
你只是一个鸡蛋
不如打开一个迟钝的石头

一个夜晚需要你
那不是等待一个生命的发酵
只是红桃八与草花八的碰撞

B

两个夜晚需要你
仿佛开始的舞蹈有了点异样
仿佛那是方块八与黑桃八的交错

夜莺怎么说唱了
云雀怎么沉吟了
从你的酮体滑冰而过
再也没有酒的花样

你是燃烧着的
一簇簇欲望里隐藏着雷的轰鸣


C

让墙壁上的风更加生动
让腐朽的黑暗更加溃散
有过猫之后
忧郁一直在分泌着灵魂的粘液

不只是精液之后
需要你的第三个夜晚
锁孔才露出游戏的面目

如果芬芳都不死掉
如果黎明都不死掉


*无题134

A

我的出生回馈给母亲的子宫
我的相貌隐藏在自己的镜中
灌木丛中消失了我的秃头
大脑里的鸟鸣盘旋在沟沟回回
智慧只是闲暇的点缀

我的躯体在哪里游荡
我的五脏六腑在哪里安身
百花盛开掩盖了血脉喷张
海底下不暴露一丝憔悴

B

我开始讨厌自己是个毛贼
专门偷一些普通的呆板的
看起来挺正经的词语
像飞蛾一样靠着玻璃窗
不停地在扑动

而隔壁的驴多么生动
背了五公里卸了五公里
还有五公里不必计较
有摸没摸有蛋没蛋


C

我要让自己的尾巴狡猾起来
我要让自己的漩涡
多吸进几个幼稚纯真的梦魇
那些所谓巨大的影子
沿着我的脚步从容睡去

朝着清晨的天空咳嗽几声
朝着落日的黄昏吐几口痰
我的周围没有任何栏杆
只有古董瓷器在等待碎与不碎



*无题135

异乡的黑暗
换老家的黑暗
不知比例是多少

上网搜索一下
只有异乡与老家的阳光
在抖露价格

有异乡的大腿两条
老家的汗毛三根
我不知道想要干嘛


*无题136

盯一条鱼很久了
似乎已盯出了腥味

寂寞久了
骷髅爱上了骷髅

表演结束了
扫一扫二维码
下辈子不知谁先找谁

只有喝啤酒的人还在
好像要让大海空一会儿


*无题137

窗帘拉拢,拉链
就要等她拉下

似乎只有拉链拉下去
窗外的长江才会泛滥

她真的来了
只是像一个玻璃球
令黄昏彻底失望

还是蚊子好
不只痒痒的,还吸你的血


*无题138

二十四个鸡蛋放进冰箱
二十四个鸡蛋放进冰箱
两个裂了
两个裂了

这种歌谁都无法唱下去
除非鸡蛋又裂了一个

鸡蛋往往控制不住自己
从头顶上滚下来
总有生命的意外


*无题139

能选几个的
都是自信的人
几个都选不出的人
你可以说他是白烟

就像我冒了一会儿
看懂了
又得冒一会儿
弄明白了

一个个的,都那么美


*无题140

扔过去的
不一定都在纸篓里
你在纸篓里等着
或许也有冬天的花朵

什么东方的滴血
西方的宝藏
都是带着廉价的高傲

我躺在棕色的地板上
任尘土飞扬


*无题141

已经吃了三个鸡蛋
应该符合你的要求了
隔壁桌上那个男人
还在吃第六个鸡蛋
我觉得非常可笑
如果你觉得我也可笑
我基本就知道你的答案了

在人生许多转折关头
其实吃几个鸡蛋无关紧要


*无题142

石头都是自己的
心脏却总藏在别人的胸中
自言自语
一停不停

石头总容易被人轻轻抛弃
石头也轻易学会了微笑

心脏都是那么沉重
一群群蚂蚁死了
都愿堆在它的包袱里


*无题143

燕子好多年没见了
早已不是我向往的东西
燕子停歇在哪一根电线杆上
那是画画的事
跟天气已经无关

现在还能向往什么
撕了两张纸
扔进垃圾桶
垃圾桶一阵眩晕



*无题144

我笑了
连寿桃山你都不认得了
好像我认不出我的父亲

多年没了耕种
让好多死亡没了尾巴

除了杂草的旺盛
还有那竹子
父亲都不认得了
还管什么竹子满山


*无题145

三十年前就能坐怀不乱
三十年后又能怎样
说风静止大半是假的

世界没有幽魂
可以适合任一片寂静

经过的傻笑与癫疯
不冷不热
一个人再遇见一个人
秋波真的是秋天里的菠菜



*无题146

有一神秘人过来相问
我选择了挖洞
当自己注定不能埋掩自己
总得准备一些明白的东西
让它有一个最后的归宿

你一直不是崩溃的对象
你可以继续坐在椅子上
你偶然打通我的电话
我正在洞中,拒绝接听


*无题147

蚊子说,现在怎么办
痒都痒了
肿块也摸到了

麻雀说,现在怎么办
做你的手术
照样还得熟悉五脏

一列火车钻进了山洞
我不说黑暗
我不说光明


*148

有时候让我吃惊的
绝不是一只蚂蚁的故事
也不是一加一等于三
谁都可以讨论
更不是医院加吊针
让人在T恤衫里受苦

常常让我惊叹的是
一次次从诗的龙卷风下面经过
居然一次次神经正常


*149

你居然活着回来
我不知怎样欢迎

你活着的理由绝不是
一杯饮料那么简单

六月六日星期六
你在我的左边牵着狗
你在我的右边抚摸着猫

坚决地把悼文撕了
两个人的事避免不了一场性爱


*150

空中有哭声
只能低头
江底有哀痛
只能紧紧盯着自己

盯着自己一碗稀饭三个馒头
盯着自己一把吉他六个音符

可我时常在梦里
自己怀疑自己
何必点一把火何必又灭一把火


*151

我的表情就是我的羊的表情
我的羊所以不需要想起
今天一大早
兄弟难得把我的羊提起
我不得不把我的羊放出拦栅

我的羊只需要片刻的自由
习惯了遗忘之后
蛋糕与不蛋糕
已无关母亲的曾经绿草苍苍



*152

如果说是自卑在作祟
可能也是一个借口
你们的存在
有形无形牵挂着我的气息
我却没有及时表达出
那一夜雨滴挂在叶上

我时常反省自己
却不曾改变自己的大米与白菜
我只会高调着可笑与冷漠



*无题153

无论你翻开那一页书本
我的污秽都用文字表达在那里

以前我都不知道发抖
现在才明白
毁灭我的将是开合的夜

鸟的批判
始终在鸟的鸣啼之外
我感激在十月
几条疏发可以重新聚集甚至扎辫


*无题154

不能埋怨尸体
污秽往往是活的

活着的地铁时常在幽暗深处
发着不知不觉的脾气

去幼儿园路上
一家庭院里的无花果树
不知什么时候被砍了
而无花果始终是我喜欢的
尽管开裂的无花果引来那么多的蚊蝇


*无题155

始终相信自己是独自一个人
记忆没有问题
钙离子的传递依然敏捷

只是消费多了
两个医生
一个开白药一个开黑药

也没有别的意思
一些普普通通的小药片
不针对拼图不针对基因


*无题156

某些人注定要无情一些
就像香烟再怎么包装
总有一丝尼古丁在里面

真实的唠叨激怒着我
我不时像狗一样
在黑夜跳了起来

我经常忘记了还有母亲
固执地维护着自己幼稚的尊严
那随手扔下的烟蒂没有任何意义


*无题157

眼皮跳了
麻雀飞来
亏得没有信仰
窗台依然睡着

灯关与不关跟炉火无关
苹果没有秘密
吃或不吃没谁在乎

亏得没有界限
花园可以在任何地方挂着



*无题158

舞会不会迷乱
她清醒地把我的微信拉进黑名单
霓虹灯悄悄地告诉我
只有笑一笑散发着醇酒的气息

我看得见出租车没有醉意
拉我到该去的地方就是伟大

我曾经想过
三只老虎来了
也蒙蔽不了我一个月亮的夜晚


*无题159

一年还剩几天
女儿出嫁
老婆出走
几根疏枝横在天外

还好有前世的儿子陪我过冬
让我忘掉昏睡

我捡起一块小石头
狠狠地扔了出去
鱼和熊掌居然都有了回声


*无题160

与一只黑猫的争吵
让我忘了一个阳台的存在
从九楼赶下来
其实捡不到任何的骨头

小提琴仿佛还在树上
像我原始的欲望还在隐匿中

转过三个弯之后
我算啥东西
乌鸦一声早已惊不动天涯


*无题161

死雨般沉寂
让我惊恐
谁见过雨的死亡证明书

已经下了好几天的雨了
研究政治的在喝酒
研究哲学的在饮茶

昏沉沉的
我不知道想研究点什么
下午三点,一个女人刚唱完一首情歌



*无题162

A

这汤有诗
这葱花有诗
这姜末有诗
这排骨有诗
这碗面条有诗

就五分钟
我就吃成了一个诗人
一个人们肚子饿
才会想起的伟大诗人

B

有时胡思乱想多了
苍蝇就会飞到碗里歇一会儿
再潇洒地飞去

有时失眠久了
鹦鹉也跟着不睡
反复着那几句经典的粗话

有时肚子饿慌了
才想起一碗排骨面
可以让一个伟大的诗人不死

C

我反对诗人总是短命
其实是一句废话
猫都在玩手机
它们绝不对世界表态

诗人过冬的方式很多
我选择一个漂亮女孩的香味
围成睡袋
里面堆满金黄的落叶
和我一起等待青蛙的惊叫


*无题163

A

宁愿你和诗一起消失
也不愿你和树一起消失
你不是一棵树
足以让我悲伤千年
但我还是一直在梦幻
你就是树的精灵

一切跟诗无关
诗只不过是死神偶尔醒来之后的
一些废话

B

现在诗正一步一步把我抽象
猫头鹰在夜里干些什么勾当
正一点一点渗进我的耳膜

我不想成为诗的实验品
那想让我怀孕的谋略
我在大腿上就一眼洞穿

我不排斥诗的腥味可以惊动许多神经
诗的酸苹果跟我的纯粹无关
我所有的呻吟只跟一棵树牵连

C

从来不会在一棵树上纠结
当我想象你就是一棵树
那是多么动物的世界
特别是你有了鸟的叫声
我是马是狗是羊都没有问题
那是天地对接的地方

或许你就是一棵树,树消失了你就消失了
而我将为拆掉消失的那十五个笔画
耗尽一生


*无题164

好像好久没出去走走
走走,心才会跟着走走
走走,情才会跟着走走

走走就走到了马鞍池公园
进去还是不进去好像都是虚幻的
约我等我的人都已去了天堂

走走总会走了回来
晚上做了一个梦
那对夫妻如此恩爱,碎了我的凄凉


*无题165

我和你总喜欢一起干那件事
有酒
有肉

鞋有洞多么美好
可以抛弃的昨天
无声无息

我和你总喜欢在九分钟之内完成
让东楼与西窗在无尽的夜里
满意


*无题166

人在落魄的时候
总喜欢有个投靠
哪怕坐在妓女的怀里
背诵佛陀的偈语
天上总有凄美的月亮

你是值得我投靠的褐色蚂蚁吗
你走路不慌不忙
肯定知道终极的地方
那里堆满了一块块幸福的绝望


*无题167

婴儿哭几声
就有几声夜的纯粹
我在床上移动着窗与灯
还有镜子里的蜗牛

每一次期待里
总有奶的结构与鲜味

看石头从石头上滑过
我确定有一群麻雀
过于做作宁静


*无题168

有一些雪总喜欢落在外地
把我当成仙人掌
遗弃在阳台的角落

都已是三月的中旬了
当朋友圈刷屏着雪
怀旧感从盐里冒了出来
咸咸的

不是没有抱过雪
只是永远抓不住那对迷幻的星球


*无题169

写了好几个句子给清晨
清晨不醒
只好自己醒来量血压
血压高一点
不一定头晕
蜗牛爬快一点
夜还是夜的销魂曲

我总会有所获的
屋里的和屋外的总不一样
存在过的昙花管你见还是不见


*无题170

五十岁正是开始的时候
看见这样的鸡汤
不免又激动一番
亏得老妈大难不死
还可以稀里煳涂熬一碗粥
让我吃上几天
粥里有花生米薏米板栗
粥里有星星月亮圆舞曲
让我很快静了下来


*无题171

好像我不会孵蛋似的
好像我只会欠债似的
好像我不会谈癌症
不会知道死亡的逍遥似的

其实悲伤与欢乐
只是两种形式罢了
中间隔着的石头只是虚无的存在

好像我不会卡拉OK似的
好像我不会吃香蕉似的

*无题172

那么多的植物不认识
你去管一棵颓废的石榴树干嘛
除非我也一直颓废下去
直到那棵石榴树叫我大哥

那么多的虚空弥漫过来
我哪有那么多的光照
去陈设去布置

我研究自然主义已经很久了
全身麻木那不是地上长出的结果


*无题173

胡思乱想之后的
残留物
好像就是风景

别人都在拍照
唯独自己
手机没电

与其说是风景
不如说是我躺在山谷
敞开了孤寂的肝胆


*无题174

照着镜子
无非是看看某个角落里的胡子
有没剃光

把路上的闹剧
清除干净
当空中的角色不可替换
野菊花开了

这是多美的世界
狐狸精总在三步之遥


*无题175

此处或彼处
哀歌是原子
中子或质子
都不如一条绳子

捆牢的那些稻草
里面还湿湿的
这些高潮的剩余
一直还在哭泣

有一天总有一些纠结莫名地爆炸


*无题176

相会的结果
只是一条裙子的记忆
亏得春来早
许多鲜花掩盖了尴尬

凑一次热闹
不算是一场沉睡的爱
随便涂抹出一片树林
就有幽暗随便躺着
那就是一生无法摆布的旧梦


*无题177

无知的人群里
我始终数一数二
些许白云飘过脸庞
天不下雨了

我说肱二头肌发痛
我说需要你的拳头练练

我说必要的啤酒不喝了
狂欢的人群里
怎么都是一样的大罐和小罐


*无题178

石头不会荒唐
除非无意中砸到了你的傍晚

夜流血了
隐隐发痛那就是我的颓废

我还能对自己有什么看法
从大房间到小房间
卫生间都在

蜗牛不会唱歌
除非地平线也开始颤栗


*无题179

别把梦掏空
空了
就麻雀乱飞

别怨麻雀
麻雀只是空的云层

趁梦未醒
把该开的花全都开在黑暗里
然后我们告诉世界
死了一次就不再有玩笑


*无题180

在自己的下面闪光
就像在自己的名字里早泄

把所有的阴影埋下去
阴影里包裹着的思想
不轻不重
可以知道静寂可以知道风暴

可是舌头还是如此尖锐
大师破了一个洞
墓碑裂开了一条缝


*无题181

站着
不易遗忘
如果能拥抱着
就更不会有罪过了

所以两棵树三棵树就成林了
所以我有了亵渎还有拯救
所以我有了风徐来还有雨发狂

所以你记住了一台计算器
怎样算计了我的歇斯底里与妈妈咪呀


*无题182

有些东西一直在警告
我们的材料

新娘害羞了
盖上被子
却遮不住坚硬的拳头

我们经常体检
我们也不想夜晚出问题

有些东西却一直在控告
我们的花冠


*无题183

挖到金子
不是我的词语
原来我是如此悲哀

经过一个没有兔子的小镇
经过一个埋葬了小提琴的小镇
经过了一个不识疼痛的小镇

原来我是如此悲伤
睡在夜里
居然不是我的灰烬可以飞扬


*无题184

欢呼着有你的蝴蝶
我可以绕圈
当四月开始害怕头晕
我狗一样的生活
无法言说

你和暮色没有相似性
不会从山峰上沉下来
你只会罩住怪石
让我无法嶙峋



*无题185

顺着大街走下去
你肯定不在那里
或许是清明刚过
十一年迷幻的发酵
味还深着

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啊
不呼唤不风暴
任光阴折磨着轻浮的步子
脚印难以捉摸


*无题186

来一杯咖啡吧
此刻无法倔强
想要触摸的灵魂
裸裸的

你为什么不回一次家?

精疲力尽的边缘
你坐着
你没有真实的中心
面具之后面容清明果一般


*无题187

忙着,忙着空虚
空虚里的金翅雀
不飞

最好把沉寂大街29号
嘲笑一番
然后继续忙着
忙着许多愚蠢的秘密

最好把老房子也调侃几句
让破旧继续有滋有味


*无题188

纯粹就是口渴
尽管你如此激烈
却无法欢爱

一万顷的麦田已经开绿
只能想入非非

我是你的餐巾纸怎么样
我是你的妆前乳怎么样
一个孤零零的小院
没有公鸡与母鸡


*无题189

只有云存在着
变幻着符号的无穷

谁来一个警醒的喷嚏
她的光脚惨不忍睹
只有修脚师庆幸着

艺术的包容是一种智慧
隔壁房间的镜子
或许更模煳
床单或许一辈子没有淋雨的滋味


*无题190

门槛不在
我将安坐那里
黄昏如此忧郁
早就该披头散发

可恨的是光头已久
邪恶占据高度
多年不敢自拍

都说院子还在精神的中间
可就是银河从没邮差


*无题191

一而再,再而三
寂寞让人如此淫荡

不是孤单爱错了
是无奈永不生锈
总在那里转动的梦境
逃不开时针的画外音

一个只会鸟叫的男人
走着走着
杂草高过了天空


*无题192

一个国王将死
能留住的已不是他的王国

丁香花风中的颤动
童话里童话外没有多少差别

一个曾经唤醒你的男人
钥匙扣已经没有钥匙
或许还挂着几缕虚空的声响

一个王国将毁灭
只会留下一些词语的线索


*无题193

就在火车站的站台
眼睁睁看着一趟趟火车
停下又开走
而自己已已不需要迈上去
目的地突然失去了任何意义

一两天后,偶尔还有人
在朋友圈转发一个青年的死去的消息
可是千千万万里之外的故乡
已无法再收藏一个夏天火热的灵魂


*无题194

深不可测的人
已无法再返回
仿佛深里有太多的叛逃

仿佛黑暗里有太多的诞生
仿佛喧嚣里有太多的淹没

不需要任何庇护的人
其实多么脆弱
闹钟还是停掉吧
模煳里或许有更多的星光点点


*无题195

十二年没去过你的墓地了
我仿佛已失去了交流的语言

我是谁的人质
羁绊在无聊的远方

薄雾与烟岚有什么区别
现在唯有血压高起来
才能与你同入梦境

你宽恕过被波涛轰鸣下来的沉寂吗
那沉寂里有我无数的蚂蚁在前进


*无题196

该拥有的或不该拥有的
你都拥有了
我的天啊,废话如此灿烂
不得不去拍几张发到朋友圈

该丢弃的或不该丢弃的
你却什么都丢弃不了
我的天啊,沉重如此保守

我已很久没对绳子发脾气了
打结与不打结都是另一种完美


*无题197

水草在空中静静的
旁边不时游移的云朵
也是无声无息

池塘边低久了
脖子酸酸的

抬头向一棵老榕树望去
枝叶已是黄昏

山准备回家了
脚步轻轻


*无题198

雨过天晴之后
再看看云朵
书本合拢之后
再看看耳后根

就如槐花与金盏花
总有那么多不同

多么辽阔的天空
像自己的秃顶
瞄一眼就有无限的惊奇


*无题199

鸟飞绝
无非是一片树林的事
躺在草地
享受阳光
苹果好像不会嫉妒

就有好多好多的日子
总在镜子里
需要轻轻哈一口气
再擦擦


*无题200

在山中
也不一定能遇见羊
更多的时候
是自己在寻找野菜
美美地吃一顿

至于什么什么野菜可吃
老妈在一场病后
彻底忘了
偶尔提起,也没人相信了




2013.1-2016.5于米兰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Elford Inc. ( 粤ICP备12086320号 

GMT+8, 2018-12-16 18:25 , Processed in 0.04237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