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艺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6|回复: 2

无题三百首(下)求评论文字!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7-26 00:33: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克文 于 2018-8-10 01:25 编辑

*无题201

黑暗中的星星
有什么味道
偷吃的人都不说
天空更不会泄露自己的秘密

今夜就睡在草丛里了
如果有两颗熟透的星星
掉进梦的嘴里那该多好

远处一头牛
正从黎明赶来


*无题202

老家后院的那棵杨梅树还在
人家的杨梅就要熟透了
它的还只有花生米那么大

那堵墙还在
长满杂草,像父亲穿着蓑衣
在缅怀的岁月里永远不倒

庆幸的是老母还在
她在身边自己洗脚
一不小心就把浴盆里的水倒在卫生间



*无题203

身体里有着太多的疼痛
随时都有可能流进海
让海哭喊

这种尴尬
谁都愿意避免

在外婆的坟墓面前回忆外公
稻田与小溪间的那条小路
永远刻进脑海
死亡来临的拂晓星光依旧点点


*无题204

不愿让自己失踪
就没必要时常发出魔鬼的尖叫

游荡或回荡的喜悦气息
跟乌鸦无关

寒冷与火热都是生命的礼物
我多想回到山中
石垟林场已不是石垟林场
山里的那份偶遇
永远是坐在小竹椅上的夕阳


*无题205

由于悲伤
坐到了牡丹花旁
由于黄昏
山风把自己游荡

由于刀锋
忍辱着麻痹的孕期
由于精神病
颤栗是那么豪爽

由于城墙由于斑点由于烟火由于失眠


*无题206

有几个一点也不熟
她们啃猪蹄
她们吃沙拉菜
她们喝酒
她们很静
她们早早就走了

就像我脸上喝点酒后的红润
早早就退了
而我一直呆到了午夜的鸟笼关门


*无题207

下大雨的时候
都不知自己在哪里
当我无意中钻了出来
往往只有几片落叶飘飘

所以我从不谈天下
偶尔与一只猫的强强对话
也与阳台上那盘仙人球无关

下大雪的时候
反正都是白茫茫白茫茫的


*无题208

做梦有时也很麻烦
梦里也是和白天一样生活
那真是累上加累

就像从九楼跳下来也很麻烦
万一不死
又没有能力再跳一次

不过孩子哭了不麻烦
哄哄再哄哄
或许就有了个小小的艳阳天



*无题209

清晨的雨停了
带来了夏日的清凉
昨夜一个人睡得沉重
无梦无高潮

一个摄影师招一个模特
拍什么公益广告
需要一个五十岁以上
正好我两鬓白丝
头发稀少


*无题210

广场上这些老练的鸽子
不怕什么
我拍了它们一个下午
真想把自己也拍成它们

而我每当在半夜里惊醒
我知道自己多么稚嫩

负债压抑着我的雄激素
体内鸡冠花与槐花胡乱绽放
七月的鸽子不会汗流浃背


*无题211

我想象自己开始卖画了
一些风景画
一些肖像画
是那么无名普通
往往惊动不了可以赚钱的客人

那么多年就一直亏空着
唯一一幅有点背景的
就是自己骨头与肌肉的重新组合
又是那么苍老与陈旧


*无题212

最近反复出现的
就是那个笑话
像小凳子在房间
像缕暗香在指头萦绕

有时听懂了笑话
好像在嘲笑自己
最近反复出现的就是那个游泳馆了

多想一头扎下去
从这头到那头再从那头到这头


*无题213

也许是炎热的缘故
我才看清楚了那么多的裸体

也许是高度近视的缘故
我才变得如此猥琐

我从来就是恨自己的
所有的批评与指责都司空见惯

也许是黄昏的缘故
人们原谅了我
吃了一个桃子又吃了一个桃子


*无题214

樱桃的季节过去了
我将开始怀念书的病情

朋友们早就散了
只剩下朋友圈偶尔的几个点赞

我的那些儿子呢
仿佛都结婚去了
他们又都不办酒席

看见盘子里几个熟悉的樱桃
我忍住了,我不会再去拍照



*无题215



湖已睡着了
哪里还有什么绝望
老妈这几天突然烦躁起来
我知道,不该再去指责
她那懒于使用的右手

湖水始终冷冷的
那深邃不可能是一扇窗
偶尔看见两只野鸭的影子
一切都是那么不相关



老妈需要西洋参汤的安慰了
我也喝了一大碗一起高兴

湖边的橄榄树真的让人流连
每当它的吟唱消失在梦里
老妈总比我醒得早一点

橄榄树没有什么隐秘的
我用手机把它解释得明亮透彻
好多流浪的蒲公英
在脚下把我的岁月变苦



在雄壮肃穆的墓园前散步
暮色总是那么斑斓

椅子在草地边柔和着
总容易让人说累了
刚坐一会儿
老妈又说蚊子太多了
继续走在老妈的后面
我看不见她的脸色
她也看不见我的颈椎早已开始退化



彼岸花是什么
老妈不懂就开过了
这种幸福谁也强求不来

我也一心纯粹
却再也不能从摇篮开始

唇是如此干裂
湖的静寂与汹涌呢
老妈说不想看电视了
关掉,世界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在医院里喜欢上喝牛奶
那是老妈的一种无奈吗
一回家,我就买了几瓶牛奶
后来我就再也不买了

这些真实的细节是没有诗意的
只有无聊的我拿来填一填空虚
明天立秋了,后天是父亲的祭日
这么多年没回去探望老家的后花园
老妈的反讽,让我的半夜淋雨



阿尔卑斯山下有那么多的湖
那么多的湖都有着璀璨的名字
而我就轻易把它们无题了
就像老妈一场大病之后
突然厌烦了杂七杂八

我还是那么喜欢那些大大小小的湖
在湖边轻轻走上一段
就像以前饭后和老妈喝上半杯葡萄酒
多么惬意,不谈血压,只说老家的旧事



*无题216



有一种被遗忘的蓝
在假设的东莞
在假设的妓女身上
一直秋天着

直到看到那个标题党诗人的诗
才坚决相信
那不是假设的天空

那么多人在东莞住着
他们都有着看病治病的良方



正常的时候
我们都会做爱
跟爱情可以有关可以无关
世界不会有错的

错的是写诗不够熟练
容易把走调的歌
在相互的体温里播出

可以有高潮可以没有高潮
此刻我们都在钦佩时间的宽宏大量



情色老片挂在树的枝头
随时被鸟叼去
可以喂饱一个冬天
随时落在地上
一塌煳涂不再是原来的摸样

大多数都习惯了
一边倒掉剩菜一边洗碗
不会去问匆忙的洗洁精
到底有没知道了什么



嫖客从东莞归来
东莞就不再是虚拟
就如月亮从东山回来
西窗就有了喝酒的冲动

所有的经历都是不可言说的
不过这种写诗的境界有点老套了

别处的桃花没必要过多的纠结
前世的阴谋套上今生的琴弦
有戏没戏,杯子说了算



如果是正经点的话题
那就是性的真相
如果是调皮点的话题
那就是柿子与柿饼

以前都不喜欢柿子与柿饼
后来李白与屈原开始回答了
豪放与浪漫起来是应该的

其实石头早在山顶裂开了
只要你登上山顶都会明白



没有什么间谍的问题
都是妓女在作怪
月光里的妓女月光里
三分梦幻七分祖先的游魂

什么人都可以喉咙痒痒的
可以在寺庙可以在教堂
可以在任何可以想象的空间

只要心里有几个妓女住着
世界几乎没有问题不可以解决



*无题217



为五十岁感到难过
没有任何意义
一种短暂的感觉而已
三分钟,月亮醒来
再搂搂抱抱
岁月的剧情再老套
也得老套下去

目睹的一切都随河流而去
阴影只是偶尔玩玩



阴影在肺里
就是病
阴影在天空
或许就是旗帜

在一台电脑前抑郁
颈椎与腰椎都失去了弧度

好好地咳嗽两句
痰有时在山沟的竹节间
有时在护士深度的睡眠里



早就没有守夜人了
城市里的夜有什么就有什么
钟声只能提醒着多余

这个主义者和那个主义者
都有着各自热闹的地盘

在一幅山水画上
倒上高潮的垃圾
自信的音乐就出来了
鸟的尸体抖动着魂的节奏



冬至那种冷的节奏
适合任何人
无关五十岁的早与迟

与孤独一起讨论
水管漏水
就不会像祝福圣诞快乐
那么简单轻松

在跷跷板的两端
不是随便就可以交换
那刺猬与皮球



平衡术是可以学的
哪怕已不是轻信之年
苹果早已被咬了一口

哪怕是从五楼爬到六楼
像电脑中了病毒
只能用口吃
去解决一级一级的出现

奇特的黑夜里的粉碎
有着地平线胡乱的呻吟



总会有发出声音的时候
在孔与孔之间
为难自己
胸痛是一种额外的值得

医生很多
需要预约和不需要预约的
都值得去探望现实

旅客都是凌乱而持久的
不要担心在码头把游船看透


*无题218



在无边的孤独里
发现一个不明装置
没有什么好奇的
就如在酒吧里
发现一个酒鬼而已

就如雪崩而来
埋葬了天与地的那一瞬间
那些亲爱的呐喊
有什么意义



在无尽的寂寞里
奖给你一枚枚钉子
那些一次次敲进木头
又一次次拔出来的钉子
能带来多少演奏的喜悦

都是一些滑稽的洞洞
曾经思考或没有思考过
留在那里
留在沉浸过的虚无里



哪里有那么多的孤独与寂寞
一年最后的一个日子
哪怕思想的乌龟负债累累
时间还是按照以往的脚步
从枝头到椅子再到尘埃

所有的灵魂都有自己绝对的居所
一个人的游戏
混杂在一张纸纸牌的游戏里
没有任何的理由可以逃遁



有鱼有肉有青菜
还有永不过时的西红柿蛋汤
都是绝对的美
为什么就遮不住乌鸦的影子
那些注定走调的乌鸦的影子

男人在酒后的夜里
被梦的睡眠统治
女人在灯光的水里
洗涤着故事那琐碎的迷离



群鸟在沉思中飞起
力不从心的总是自卑的教主
没有树木是可以浪费的
只有懦弱的独白
可以搅乱神的死活

像妓女一样站在诗的街头
瘙痒着讨价还价
此岸与彼岸
都还有着原始的盼头



哪怕是绵羊的种
哪怕是恶狗的下半生
都得继续幼稚下去
在没有高山只有高楼的城市里
空气一样存在着

所有的孤独都是多余的
所有的空虚都是虚设的
只有跨年演唱会才是那么真实
即使你不听不看不呐喊



*无题219



在我那奔跑的躯体后面
始终追随着的那一团光亮
不是宝石的火堆
那是伺机就要把我吞没
把我烧成灰末的宿命

在我那迟钝的灵魂前面
始终喊叫的那一团激情
不是太阳的火堆
那是随时就会消散的花朵



现在我站在一片玉米地里
无比开阔的是那片玉米林
我在一株株玉米之间
一直成不了一株玉米的美好

起风了,叶子也开始摇曳了
我却是陶醉在黑暗的虚无里
我甚至没有可以想象的旋梯
自己不能是向上的水
然后烟般逃逸



桌子上的那一杯下午茶
仿佛不是为我准备的
通过一块甜糕点的翻译
我才敢小饮几口
饮几口时光的安慰

那些在街上吃着榴莲的人
一撮撮走过去
他们幸福在幸福的味道里
没有别人任何的青草葱葱或枯黄



其实在褐色蚂蚁的尽头
都有门开着
哪怕关着子夜的薄雾
轻轻一推
也可以有一片愉悦的声音响起

虽然门是最难的选择
虽然火堆不可避免
门总是至高无上的神圣
虽然我的徘徊那么无聊那么羞涩



哪里还会有一个人的清欢
雨声的世界已经适应大众
我还能贪婪到哪里去
空城里的妓女个个铁石心肠
没有人会收留沙漠里的散沙

配音在欲望里反复播放
只有我的一日三餐不厌
麻雀喜鹊都在喧嚣着
谁还喜欢骨头的孤独落在尘埃



请罪书里没有可以留恋的空间
在我废弃不掉的荒芜里
光亮着的是衰老与颓废
哪怕有一丝温暖也不是美梦的火堆

又起风了,牛粪的燃烧
有着乱石的方向
当我在煳涂的境界里还没温柔够
一个和尚受伤了
想起黑皮膏却是我最后的必要



*无题220



那宽阔的江面
那宽阔的冰下
有鱼一群一群
将它们捕上来
那是冬天最美的风景

想不到自己却掉进了冰下
鱼群却不会来攻击
只会冷冷的看着你
看你在江水里如何舞蹈般挣扎



有时梦醒了
可以救一个人的命
从北方回到南方
已有梅花数朵
开在老屋的记忆深处

年过半百
虽然不能一味只想活下去
但是两条毒蛇从草丛游出来
你不得不紧张一下



其实乌鸦的歌唱
没有太多黑色的隐喻
错过了迷雾
还会有迷雾弥漫着遗憾
一切看你怎样重新出发

一切看你怎样与蜜蜂一起颤抖
当世界都在沉默的时候
看你怎样喊出一声
真甜



*无题221

一大早
她的前前男友
就跑过来说
她已死了半年
她的兄弟亲口说的
不再是半信半疑的谣传
未老先死
大自然有着太多的意外
可以去悲悯可以去感叹

一个人可以有悲剧地结尾
却不一定是悲剧的人生
打开窗户
有雨落在芭蕉叶上
并非是一个古典的意象
与她的前前男友
重新品味一遍她的人生
一个人就像电线杆上的积雪
在冬天有着不一样的孤傲

一个靠杀鱼赚钱的人
生意好的时候
一大把大把的钱都沾满腥味
那腥味夹着快乐兴奋的芳香
当生意衰落的时候
双手的腥味却是洗也洗不去的愧疚
然后爱上一个好赌的汉子
然后选择去赌场
然后就有了河边的乱石

随时可以被一脚踢开的
其实就是脆弱的生命
爬山的路真的很多很多
有时风沙来了
双眼不得不迷乱
都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而医院也随之死去
却是多么深奥与神秘
她的前前男友一脸茫然



*无题223

生活的一次次羞辱
大海不会窒息
一切都是自己的感觉
沿着堤坝
伸向天边遥远的虚无

可怜的人啊
遮羞布已被窝囊废披着
一时不能取下来
还不如去弹一曲古筝的幽怨


*无题224

忧郁症轻易就能带走
一个人的才华
留下一堆爱情的鹅卵石
让人反复摩挲

一切都是那么简单
品味来品味去的爱情
只不过就是几个简单的词语

从楼上飞下来翅膀的轻盈
带着肉体的美与绝望


*无题225

为谁而活都是多余的
一个悲观主义者
在大洋彼岸的电脑前坐着
抖抖腿上的世界
角落就有了干燥那无限的粉尘

为谁而埋没都是有注定的
笼子里的鹦鹉说了什么话
那都是有生活在设计的
而死去只不过是一张桌子的昏迷


*无题226

那个过路的女子
酒吧里的咖啡很熟
三分钟后
一条河分开星星无数

与夜晚沟通
不是每一张床的本能
所有的预谋与凌乱
随着帷幕的合拢
玫瑰散落


*无题227

村子里还有一把唢呐
可以在最后的余晖里吹响
山梁后还有一座坟茔
空荡着娴熟的回音

村子里的人都去漂泊了
大路都淹没在小路里
小路都被野草抱着慌张

村子里只有过去的生活
像蚯蚓依旧爬在浅浅的泥土里


*无题228

还有什么骚动
可以惊吓起某人的幸福

不要说只剩下催眠曲了
时钟凝固的那一片刻
小老鼠还是在动着小尾巴

爬满红色蔷薇的空间
不要嘲笑墙壁的意淫
某人颜值的失分
才是欲望世界最大的悲哀



*无题229

石头再睡
玫瑰再开
死亡突然醒来
没有意外
连同祭品再死

世界继续吞噬
氤氲也死去醒来再死去
男人再碰撞
女人再沦陷


*无题230

月光最容易变形
逃离不需要任何幻觉
永远握不住月光的手
就像泥泞永远那么滑熘
搭句话就算是一种荣幸

什么无奈的季节
没有暴力可以开花
没有恐怖可以灿烂
没有五十年可以留住火的消沉


*无题231

今夜丁香过敏
今夜蕨菜致癌
今夜鸟避开麦粒
达摩像下沉睡

只有碑文在朗诵自己
一遍遍石头
一遍遍墨迹

一遍遍在草地武练
螳螂渐渐有了功夫的意义


*无题232

手机要吗
要手机找我

手机,必需的词语
手机,不可思议的词语
在每一首生活的诗里
发癫发狂

我也要卖手机
出售去年的应验
出售今年的饥渴


*无题233

紫罗兰可以戏耍
黎明与黄昏
可是它不会装扮成演员

姐姐的青春
犹如私奔一般短暂
很快就回到了饭碗

再孕育一次
就是另外的肉体与热血了
紫罗兰一样也可以愚弄季节


*无题234

跌倒不是随意的
有缘才能数清
流血的三滴五滴

荆棘不是可能的
是小心就有山坡
滚下石头

一轮白月挂在沉重之上
且可谈论一个小朋友
玩着水枪



*无题235

匕首总是令人畏惧的
放在抽屉里
抽屉也流露出杀机
在过去的时光里
在未来的命运中
匕首刺在了某某的身上
都不是什么惊动黄昏的事

夜晚总喜欢掩盖一切
哪怕那盏台灯还亮着


*无题236

记得写过很多很多的石头
都可以堆成山了
可是很快就会塌陷
石头一个个奔向山谷
寻找各自的自由
我也想滚下去
只怕在石头之间
会被挤成肉饼
只能回家在梦里烤着吃了自己


*无题237

就像死亡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人
石头也一样
或许弄瞎眼睛
或许震聋耳朵
或许没收了双腿
或许终止了思考

石头却和死亡不一样
石头更多的
是可以握在自己的手里


*无题238

那是到了一定的年龄
石头和水
决定不再纠缠
咖啡和糖也决定
彻底分手

有着太多的荒唐需要忏悔
有着太多的流浪需要慰藉

可惜时间已是不多
幸福的生活不会随意永久


*无题239

心理有鬼已经很久了
偶尔想想
那鬼又很陌生

那一天走在人民路
一只老鼠一直跟在脚后
看到的人没有不发出笑声
当然更多的是拍照
发到了朋友圈

那鬼形象突然熟悉了起来


*无题240

那么多的拥抱
都是欠下的
如天空欠下那么多鸟的身影

雨水那么疯狂
居然横穿过爱之岛
那账单却不会消失

花朵叶子与混浊
都灌进体内
但愿能惊醒一些愧疚



*无题241

具体什么时候开始秃顶
这是一个难题
不如躺在床上
回答洗发水的生产日期
阳光普照的时候
已经远离书本了
第几页开始光芒
就是小事了
书总是一本又一本的

如果说可以跟黑暗再见
那也太早了
很多知情的人
总动情地拉住手说
以后一定要记住
每天把胡子剃的光光的
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有空一定要去兰钦寺
要请教请教那里的和尚或木鱼

好多好多优雅无法领略
就如好多好多草木
无法领略那随处就有的风采
就如在一定的海拔高度
遇见的延龄草
只能惭愧自己头顶的荒芜
亏得圆滑可以化解尴尬
天珠和地珠滚动
时间很快就消失在阴湿处

有时候照照镜子
蒲公英还是青绿的时候
看看人家拍的照片
自卑感迅速水漫金山
在青春的老同学面前
智者的形象是额外的光彩
每当谈起鞋后跟
谈起鞋后跟的质地与包装
诗意的灵感就那么容易飘香

比父亲还早进入父亲的摸样
是暮晚的退化
还是一条小木船的无奈
自己不在乎时候有人感叹
别人不在乎的时候自己感觉衰败
一切都还是无题了好
就如母亲病了
没有了许多的忧伤
有时也是一种桃花的结局

古时候就有的落寞
依旧是古时候的落寞
古时候就有的瓦片
渐渐少有在屋顶
分不清是什么时候的天空
依旧笼罩着万物
管他流水千里万里
兰钦寺的和尚
总有那么几个



*无题242

挖地三尺找到你
你还没醒
你或许还陶醉在自己的语言里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发芽

打扰到了你的静寂吗
烦乱到了你的风暴吗

无聊的挖挖挖
空虚的挖挖挖
怎么都不是开门的时候


*无题243

你坐在滑轮车上
向我冲了下来
你是要了我这个歌唱的球

我的球刚从墓穴里出来
我的歌唱刚从杀完病毒

你是多么权威
你有着一把变幻奇迹的钥匙
我只会守在初心的门前
数着缝隙里的星星飞扬


*无题244

好多刚死去的人
普普通通的名字
总还带着几个词语不散
于是继续还有新闻
于是继续还有诗文泛滥着
一些疼痛者的存在

不过一切都不会长久
就像那些死去的人临终前的忏悔
很快就没有人愿意提起


*无题245

伤了的自尊
愿意到哪里去
一首诗的收留
不一定是最好的去处

在大拇指与食指中指之间
不一定就能找到痛的抚慰

埋葬是多么熟悉的手段
可是老斑鸠早已看透
照样还是叫着自己的光芒


*无题246

母亲忘记了你的名字
母亲把你扔出了窗外
不是母亲无情
是岁月愿意捉弄黄昏的韵律

你得逃出百慕大
你得重新抬头
你得吹灭悲伤的蜡烛

现在你只有笑只有笑的感染
才能触动母亲深处的大地


*无题247

只因世界有罪
我们才捆在了一起
只要我们存在
世界就没有寂寥的地方

你要出生我也要来临
你要死去我也会追随

世界是我们的吗
那黑暗与光亮如此严肃
真的没有人愿意去感知深渊吗


*无题248


每天都有父亲死去
就如每天都有儿子诞生
我的父亲死去很久
除了清明偶尔想起
好像没有什么气味
可以勾起对他的惊诧
父亲夜晚一样平凡
只会容纳湖心岛
那一群群飞鸟的鸣叫


每天都有一个雪人
堆在冬的心头
会笑会悲伤
像自己一样活着
在繁花似锦的世界
孤单又不凌乱
像一切自己不能掌控的事物
在空茫茫的大地上
任凭风吹


我也是树冠上的父亲
我也是眺望里的父亲
我也是马背上发誓的父亲
我也是草丛里沉醉的父亲
我知道雪人消融的时刻
我知道死亡那甜蜜的远方
每天都会留下一点点灰烬
每天都会留下一片片完整
在旅程在梦幻之巅


想隐,也隐不到哪里去
母亲早上起床要吃两粒降压药
中晚餐前都要吃半粒降糖药
睡觉前还有一针胰岛素
还有母亲天真的笑容
感染着快乐的世界
想隐,只能隐在黑暗里
从一个隧道跌落另一个隧道
唯有静寂可以继续前行



*无题249

想隐,也隐不到哪里去
母亲早上起床要吃两粒降压药
中晚餐前都要吃半粒降糖药
睡觉前还有一针胰岛素
还有母亲天真的笑容
感染着快乐的世界
想隐,只能隐在黑暗里
从一个隧道跌落另一个隧道
唯有静寂可以继续前行


*无题250

难得一个人出去散步
晚上十点了
天还没有暗下去的意思
从一个街道到另一个街道
偶尔可以穿过一个小公园
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停留
然后有着不回家的念头
有些句子不需要认真地完成完整
只要随便走走就可以


*无题251

一列火车上
没有一个人认识
不是无知不是没礼貌
自己认识自己的旅程
却是件更痛苦的事情

一列火车穿过一片橄榄树林
一个心头多了一枚月亮
前方的悬崖是大师的杰作
也是一个平凡生命可以跳跃的舞台


*无题252

风刮了一整夜
还没有平静下来的迹象
就像迷恋上池塘里一朵荷花的
那只青蛙
还在无限的激情中

恰恰又是风
吹败了那朵荷花的一切

惊醒骨头的究竟是什么
那只青蛙彻底忘了鼓鸣


*无题253

那瓶蜂蜜放置很久了
一直在桌上没有移走

那些人只管吃饭喝汤
那些人只管吃菜喝酒
那些人就像忽略桌子
忽略掉桌子上那瓶蜂蜜

蜂蜜的味道像只野天鹅
在黑暗的河上
抖动着一双光亮的翅膀


*无题254

捉到一条鱼了
捉到一桶鱼了
捉到一河鱼了
鸬鹚都失业了

我就是鱼了
自己彻底捉住自己了

在鱼的死去活来之间
我也是一把解剖自己的刀
我煎熬着


*无题255

好久没开门了
好久没见到人了
邻居们也这么说
好久没开门了
好久没见到人了

是我沉睡在音乐里太久了
忘了月亮还有红裙子
忘了太阳还有黑短裤

是我把自己消失在更疯狂的地方


*无题256

还有比诗
更疯狂的伪装者吗
白鹭真的飞出了芦苇吗
可以说有可以说没有

可以说有天边的池塘
可以说没有身旁的世界

今天早上碰到了一首诗
没刷牙没洗脸
根本就认不出隐喻里的永恒


*无题257

进入火的花瓣
进入欲望的肉体
七月升华了

我用灼伤的双手
掰下了黑焦的枝条
树早已没了眼泪

潮湿都到梦里去了
我能听到的祝福
好像只有蚊子的歌唱


*无题258

雨中坐了一天
灯不湿

我还活着
我还会弹着吉他
还会像雨一样唱歌

雨唱什么
那是雨的事
雨中坐了一天
学会了把灯点到了肺腑之间


*无题259

两人到了一个房间
管他是谁的房间
两个人的世界
在向阳的山坡
在阴凉的谷沟

这是做人最后的机会
你紧紧地抱住自己
像抱住我前世的花猫
我却像大黄狗正舔着你的滋润


*无题260

穿墙术已救不了我的劫难
从这个大海到另一个大海
命运总是那么相似

语言的王又如何
最后不是瞎了
聋了
失去了触觉

时间的鱼都成粉尘
我注定要被天涯蹂躏千年

*无题261

如果只是害怕没有了性欲
那就简单多了
和情人从人民西路逛过去
一直逛过去
直到一辆自行车
撞上了一辆轿车
然后又平安无事散去
我们也转到了一个小巷
然后也云烟般浪漫散去秋月


*无题262

都不是什么处女了
歌都唱得挺好的
谈情说爱的月光
普照大地
像公交车离开了车站
看不到什么污秽
也看不到什么
乳房与大腿
一头扎进马路就有了方向


*无题263

别看是一个正经八百的男人
却像虫子一样活着
偶尔歇息在小贩摊上的
水果里
也是心事重重
害怕的东西太多了
都出去乘凉了
却还有亲爱的那么陌生
一声也不敢吭


*无题264

在一列火车上
夜幕降临
他们似乎没有发生什么
三十年前的激情
早随三十年前的野马远去
只剩下两个完美的躯体
紧挨着
像两只蚂蚁
早已没有了过多的赘肉


*无题265

那个躺下的地方
已无法独善其身
那个死去的地方
已无法统治隔壁的常青藤
又要回到那熟悉的黎明
那讨厌的吆喝声
又像一张小板凳横在庭院
那些哀悼的人都跑了
他们也需要更新的衣装


*无题266

那一天我们在一片橡树林里
穿梭
不停地拍摄一块块郁金香
那时还不认识橡树
不知道橡树在身后
正给我们另一个梦的世界
郁金香真的很迷人
特别是那一片散落在草群里的
一朵朵都锁在了树荫之中

*无题267

在都灵边上的采石场
一个四十多的男人
刚看到还在抽口烟
一会儿就发现命已归西
死亡有时就如闪电
有时就是饥饿的黑熊
当死亡来临的时候
大多数人不知道死亡来临
不知道旅程正在悄悄画上句号


*无题268

他走进黑暗的草丛
不想再遇见什么
漫长的尽头就是最好的归宿
身上再也没了不必的包袱
你们原来做什么的
还会继续做什么
不是他想开花
芝麻才一节节长高
你们的哀悼注定是短短的小插曲


*无题269

六月的海滩
被冰雹袭击
冰镇啤酒的痛快
不只是天公偶然的玩笑
这次躲过去了
太阳恢复了一切
而下一首无所事事的诗
不喜不悲不痛不痒
不知何时又一本正经灭了你的灯


*无题270

真的不想再出卖雨
这些零星的雨散懒的雨
这些细嫩的雨讨厌的雨
并不与宽厚的胸膛相匹配
却有着体毛上的气味
在这些雨里漂浮着
没有一棵树愿意发出酒的声音
没有一杯酒能发出鸟的声音
真的再也不想离开这些羞涩的雨


*无题271

下一次,从你的体内
抽离出来
绝不会让一只白鸟
迅速成一只白色的蜡烛
在光亮里孤独冥思
我会再紧紧封住你的嘴
让你再无暇安宁
我们那清晨的池塘
只有风吹起涟漪那远远不够


*无题272

这见过的最美的妇人
如此虚无又狂野
多愿在她的瑕疵里打个盹
可博物馆早已放弃了速度
再也制造不了新的疼痛
妇人身边的那只小羊羔
真真切切地思念着
不需要寻找不需要抚慰
像草地上灵魂的曲调自然着

*无题273

刚刚从树上摘下的枣子
遥远着
刚刚从国内带来的嫩姜
吃不到
只有新歌声里的情歌
在反复唱着
仿佛世界都要在
五颜六色的情歌里死去
留下无穷的孤寂


*无题274

洪水再次席卷大地
只有巨人还有宁静的快乐
我们都躲在巨人的耳朵里
只有那里还有干净的广场
我们都不想舞蹈
我们还有很多私生子
还在洪水里挣扎
我们都知道巨人也有痛苦
正向天空发出一阵阵冲击


*无题275

一场雨后
添了衣服
九月跪在了脚下
蛇已准备归去
谁关心我有几个儿子
翻译了几段文字后
还是放弃了波浪
我不打算在酒吧坐下
那里没有合适的乐曲


*无题276

夏天挥挥手离去
道路似乎干净了许多
只有景色依然追随
远方更加远方
如果有什么可以遗忘
就是那几只小老鼠
就像故去的诗篇
突然钻进了下水道
再也看不到曾经诗意的狡猾


*无题277

喜欢一个人走着
走着走着影子就愈来愈长
碰到抢劫的
碰上强奸的
并不稀奇
可还是喜欢一个人走着
不是喜欢什么孤独
孤独他妈的总是平平安安
没有任何沉醉的意外


*无题278

所有的黑暗都无法避免
就不要嫌瘦了
谁都知道灯光里
那些营养
都是不易消化吸收
只唱自己的歌
有时是那么的可怜
在充满可能的简历
居然不能再添一个招眼的字

*无题279

功夫不负有心人
终于成寂寞博士生了
导师一天又一天
在郊外的烟雨里
导师一年又一年
在楼上的扑克牌中

当寂寞研究透了
再找一个不毛之地
看夕阳如何变性


*无题280

这是一张神奇的处方
能让人彻底感到羞耻
服了处方上的药
你就骑在了我的头上
这回彻底服了
从此我也没了风险

走在人民西路的大街
我的脚步从此慢了下来
反正你已左右了前方的秩序


*无题281

我从多罗米蒂山脉回来
就虚空了很多
那里没有我的一首诗
那里我的关节
不再僵硬
那里所有的爱恨
只是幻影

我始终相信世界有些地方
会让你消失了自己的之乎者也


*无题282

在白色的城市里
没有海洋
偶有海豚浮现
那都是在无限的空闲里
只有葡萄园里的葡萄
始终忙碌着
像我前世那忧伤的船只
时刻要准备在酒里
迎接着莫名的红肉


*无题283

你我之间
还有什么可以相互残害
好像墙上这幅画像
已隐藏不了什么艺术的表演
如果用交媾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我们又何乐不为

我们一起吃着
我们一起喝着
我们一起念着阿弥陀佛


*无题284

赞歌都是谁写的
又都敬献给了谁
我一个人还是在牛粪堆里
离开了苹果与夕阳
没有人劝告
酒离开酒杯之后
都是可以随便想象的

我要追随一个诗人的背影
尽可能清扫留下的那些琐碎的思绪

*无题285

说好下雨的
结果雨不下了
太阳出来
唤我洗衣裳了

你还有什么衣裳可洗
在云海里
赤身裸体了那么久
应该再也没有累赘
需要别人来清除


*无题286

在你的锁骨窝
还能呆上多久
雨绵绵
细雨绵绵
我是兰钦寺放生的那条鱼
又如何

你在秋的路口徘徊
正一步一步
犹豫掉我的小命


*无题287

渡我的人
时时刻刻都在渡我
今天不送礼
明天也不送礼

渡我去哪里呢
不是我今天的事
也不是明天的事

母亲病了
我只想多杀几条鱼回家


*无题288

兰钦寺能赐我点什么吗
想想我就笑了
不该有的就不该有
能拥有的都会拥有
就像兰钦寺大门口前
石阶上那最淡然的一石块
没姓没名
又怎地

独自一人有时总要哭上好久


*无题289

有人问兰钦寺在哪里
能否发张照片看看
我妈都病了
我妈都不会说话了
我不知道
我还能去问谁

每当在兰钦寺的厨房
把刀磨得亮亮的
我就知道自己忘了很多东西


*无题290

我还能如此独享晚霞吗
兰钦寺如此开放
门不上锁
庭院有酒
摄影师醉在自己选取的景色里
喊着护士喊着医生

我还能如此快速了结绝唱吗
腐烂是如此缓慢
兰钦寺总一别还有一别

*无题291

世界需要很多医生
很多医生就在身边
曾经我也是一个医生
穿着白大褂在医院里
活动着春夏与秋冬
我知道医生有时真的很孤独
他们喜欢奇迹
又在奇迹之外
淹没在口水时代艰难地喘气

这是一个不得不见的季节
在微信群里
喝着各自互送的咖啡
我不得不告诉你
我的脑里早已有病
没有什么好惊奇的
谁没有病
只是自己不知道
或者总觉得隐藏一点比较好

脑里的病似乎麻烦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也就没了什么可怕的氛围
声乐课里有的是翅膀与飞翔
没有必要放笼子一个个
医生的病医生了解透彻
至于结果也不会有不一样的精彩
医生的话你可听可不听
此刻我又陷入了善于严肃的静寂里



*无题292

丛林深处
是否有暗流涌动
那是春的事

只是亲了一下你的唇
星光依旧暗淡

一大群鱼
都是鱼的一部分
它们飞向哪里
没有人会告诉我的翅膀


*无题293

无法厌倦这个世界
还有许多月光惊醒着

还有许多私奔诱惑着
像阿尔卑斯山那么多山顶的雪
不断召唤着
去眺望去攀登

如果只告诉你海泡过的痕迹
那也太粗浅了
醉过的村庄岂能随便挥之而去


*无题294

近结尾处
竟然多情起来
野菊花一朵朵开出去
开到山坡开到寺庙
开到菩萨的肩上

黄昏是宽阔的
有着分享不完的扇面
从树影里钻了出来
有着灯火值得一辈子迷恋


*无题295

本准备喝点酒
一起登高望远
可你不在乎
结果还下起了雨

其实下雨也很重要
广阔的雨夜
雨一滴滴落下
你我都是最好的容器

可是你还是不在乎一条鱼的海岸


*无题296

一个人走路
就是一个人在写诗
写诗如果这么简单
那就天天一个人走路
路走多了会饿
诗写多了就堆成了面包

天下有这么美妙的事吗
一个人走在路上
九只狼像九个太阳等在前方


*无题297

追随自己的影子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影子常躲在前世的抽屉里
前世多么遥远
都是一些无聊闲人的游戏

看厌了看厌了
就如看厌了诗的秋天
总盼望着来一场大雪
遮掩遮掩那些杂乱又孤零的悸动

*无题298

猛一回头,落叶纷飞
肩膀多么干脆,一只乌鸦,两只乌鸦
夏天突然隐去的时候
又开始说,怎么这么冷
其实一点也不冷,只是还没适应
有人在高楼,叹寒山一带伤心碧

帘卷西风,其实哪里也不想去
一个人有酒半杯,花生米数粒,再把时令果子
递到母亲的嘴里,世间还有什么枯荷雨声不可满足


*无题299

你说是诗,她就是诗
比站街的性工作者更随意
更容易碰撞火花更安全

写了这么多年的诗了
居然没有一个私生子

想呆多久就多久想嗨多久就多久
稀里煳涂喝了那么多酒
居然吹不出一点酒精的浓度
你说,是诗荡涤了每一个丑恶的角落


*无题300

雨,最后还是没有回信
在整体与局部之间
画隐藏了一切可能的情感
不怪雨的抽象,是我的虚空
回避许多马的许多颜料
一起涂鸦着那些无谓买卖的日子
雨,最终还是收走了画布
留一杯酒一杯酒又一杯酒
不让我痴不让我醉不让我颓废

老虎,最终还是选择了回避
就像回避一只猫,省了许多尴尬
我还是有两条河可以泅渡的
只是上岸的地方,都叫孤独和静寂
老虎理智的时候,是唯一喘息的机会
于是有不知名的小诗不断涌出皮毛
哪怕是粗糙的,哪怕是毫无意义的循环
我还是有了丝瓜与黄瓜从棚架上
垂了下来,可以批可以嘲可以吃出鲜甜

终结者,都不是最后一辆火车
安排好房间安排床铺安排好避孕套
都不是最后的合唱最后的爱最后的高潮
纠缠不断是时间最讨厌又最顽强的东西
随便在一个活着或失去的工地
有意无意,汗水又与砖头再次见面
那时我还是一样没有出息,没有奇迹
只是我的梦还是那么单纯,但愿隔墙有耳
在每一次的星星泄露之后能听到一丝的月鸣


2016.5-2017.9 米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7-29 08:39:23 |显示全部楼层
克文是个勤奋的诗人,写了这么多,慢慢欣赏,慢慢琢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8-10 01:20:58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断断续续写了几年,elford兄的提醒,才有了三百首的目标

去年总算快快完成。多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Elford Inc. ( 粤ICP备12086320号 

GMT+8, 2018-12-16 18:34 , Processed in 0.072103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