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艺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回复: 4

诗篇系列节选(大家批!)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3 15:11: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人 于 2018-12-3 15:13 编辑

诗篇系列节选30




《望月篇》




这几天空气特别好
尤其晚上
我出去散步
抬头看见月亮
我想当年的李白也是这样看的
过了上千年
月亮还是这么光洁
宛如新生的婴儿。
到了2066
那时我活着的话
有一百岁
人工智能可以让你不要睡眠
24小时工作也不累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有时我觉得做梦比现实更重要
尽管绝望中
我打着降落伞
朝东是追逐的狼群
朝西是树立的刀山
朝南是燃烧的大海
朝北是血腥的战场。




《向日葵篇》




与花有关的记忆

我以为你是一间透明的房子

现在我明白

你对于我永远是另一个人。

花儿没有牙齿

我从南方小镇来到北方平原

在我童年的花园

生长着一棵向日葵

我第一次看到

金黄的花瓣

长在比我还高的花杆

密密麻麻的花籽

就像莲儿露出的皓齿

花园后面是派出所

我听到有人在呻吟

是一个犯人

双手被拷了一整天

让我端水给他喝

我很害怕

可我还是偷偷端来

我认识另一个被贩卖到河南的四川女人

逃了出来

到派出所求救

我看见她像狗一样的眼睛

派出所把她送到车站

可不久

她还是被村里的人

从车上抓回去

我从招待所的宿舍窗户

望着庭院的树木

夏日的花园何其盛大

树叶繁茂的苦楝树

和沉甸甸的无花果

开满了院子

你出现在正午的窗下

我很吃惊

从窗口快速躲开

其实你是找我同屋的另外一个他

这件事情过去很多年

你都不记得了

把双手和花籽一同

插入菜园的土里

就把她变成了一株向日葵

阳光依然照耀着

却与你的爱无关。



《叶子篇》



随着天气越来越冷
叶子变得愈来愈深
从橙黄到微红直到暗红
如木材燃烧
剩下发红的灰烬。
很可怕
当我喝醉了酒,贝贝说
竟然背不出他的一句诗。




《乌鸦篇》




乌鸦在古人的诗中命名为寒鸦

春上春树的小说里叫做卡夫卡

而余怒把乌鸦描述为象征主义的建筑。

也许是因为粗哑的叫声

不好听,乡下人不喜欢

也许是因为长的黑

而中国人都喜欢红色

喜庆、热闹。

但我喜欢黑色

在黑暗中你可以独处

可以静观窗外灯红酒绿的世界

你会发现随着年龄的增长你

与你的哥哥你认为很世俗的人

长得越来越像。

那天,你爬上山陂

跑到背阴处解手

发现一大片草地被压平

直到悬崖边

你猜一定是凶猛的动物经过。




《时间篇》




时间是很奇怪的动物

它会莫名拐弯。

阿尔说他母亲变成一个婴儿

皱缩一团。

贝贝谈到陪母亲散步

“直起背来”

她赶紧挺胸

母亲就像他的女儿。

在某一时刻

父亲病重

上厕所时我感觉我就是爸爸

而他是我一、两岁的儿子。




《云朵篇》




有时我的智能手机
莫名其妙拍摄一些照片

空间和色彩都很诡异
我只能命名为抽象的摄影
在这一点上
我觉得天空就是超现实的舞台
变幻莫测的云朵
具有纯粹的味道
我不再寻找

生与死
把它当做一幅让我暂时忘却的画面。




《玉米篇》




我们沿着一条小径
进入田野
你说多荒凉、破败呀!
看那片收割过的玉米地
玉米杆空荡荡的
一片狼藉
被人和车子碾压。
我却看见了另一种美:
那宽大的叶子如同刀片
凌乱的根茎
就像挣扎中的野马
风中翻滚着狂野的鬃毛。
我想起李老十自杀前的画作
那是秋天时的池塘
莲花已经凋谢
荷叶已经卷曲
只剩下干枯的梗直楞着
东倒西歪
杀向天空。




《寻梦篇》




我们叁在电影院看电影

前后有三台放映机

在放三部电影

随着转动的椅子

你会看见不同画面的结合

我被旋转的外力摔了出去

下面传来喧闹声

好像有一个小女孩被踩踏致死

我跑出来

有一队人在焚烧河里鱼祈祷

黑暗中一个男子抓住我

问我要不要通行证

闯入土耳其浴室

一个女子要帮我沐浴

我递给她一块肥皂

她先在自己身上搓了搓

说她还没有感觉

有些客人就匆匆离去

肥皂在她下面滑来滑去。




《电影篇》




我一个人在通往县城的桥头

等我姐姐回来

姐姐她们几个相约去县城看电影去了

我望着遄急的河水

落下的树枝消失在漩涡中

我决定走到县城去

到了电影院门口

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

我又转身回去

在桥上继续等我姐姐

终于看见姐姐穿着莲花一样的影子

她给我一颗大白兔奶糖。




《肖像篇》




我想拍一部电影
发到微信上
可是发不了
说有敏感词
我反复看
删除了几个
还是发不了
再看也没有找出
何为敏感词。
这让我想起
某个国王颁布的法律:
艺术家给模特画肖像
一定要比本人美
不能画丑
否则要受惩罚。




《孤岛篇》




我每天散步时
都会抬头仰望天空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星球
不过被太空包围着。
我在想摩尔的雕像
如一根骨头
干净、简约
但在完整的外表下
他总在雕像里面凿一些洞洞
他想给石头的灵魂找出路吗?
在路上
我看见一个老太太的背影
就想起了我的母亲。




《野鸭篇》




我无聊时
绕着湖岸转圈
又看见两只野鸭子
在湖面划水
是去年哪两只野鸭吗?
在一出悲喜剧中
天生只有一只翅膀的男子
努力学习飞翔。
涅槃乐队最后一张专辑
在他自杀之前录制
没有重金属的伴奏
他独自一人
拿着吉他
自弹自唱:
一饿一饿一饿
饿饿饿,近似无词的吟唱。




《云水篇》




我走在楼下的小路上
低洼处积有一层薄薄的水
却映出几丈高的建筑和淼远的天空
就像我无事可做时
坐在公交车上
从窗户看来来往往行人的面孔
如早期的黑白黙片
没有声音
你写从空中飘下的雪花
贝贝说不要写到寒冷
最好跟冬天一点关系都没有
跑的越远越好
你读到是温暖的雪
爱人的身体

白色的星球。




《烧纸篇》




一场秋雨过后

落叶与枝头永不相见。

扫成一堆

倒人垃圾箱与其他垃圾混在一起

埋了

或干脆点着烧了。

一叶

窥宇宙间万事万物的命运

从蜗牛到星辰。

这样想你就释然了

昨天去给母亲烧纸

我哥说这些人胆子真大

冥间的钱也敢印

他们见过阎王吗?

我记得以前每到过年

母亲就买各种各样颜色的纸

说给我爸爸、奶奶、爷爷做衣裳

还让我写上他们的名字。

我说为什么要烧呢?

烧了纸就变轻,母亲说

能飞到他们哪儿去。




《城市篇》




我在音乐中感受
很多东西无法表达
在卡尔维诺消失的城市
一轮明月
被分割成弯弯曲曲的街道
有圆顶的教堂和带有通往后街花园
楼梯的歌剧院
在克利的笔下变成波浪形的建筑

人的面孔

画满斑马线

被一股强大的外力挤压。




《花卉篇》




荒木经惟在妻子去世后
便用花卉代替裸体。
拍摄花开花落的过程
镜头是如此逼近
你感觉盛开的花蕊
比阴唇更加鲜艳。
他在一旁题写:
性开情死。
在死亡的道路
他一路狂欢
为什么不呢?
只需要七天
你的身体就更换了一遍。
(否则,世界爬满了蛆虫。)




《观画篇》




这一天若是你的一生
你会看到池塘中荷叶簇拥的仙女
大理石雕像将比你活的更长的话
粗俗有趣的一头乌托邦主义的猪
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力
一点也不比你少。
画家们热衷于描写美女和野兽
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白色上添加黑色力量的反击
如初出的太阳
梦幻的色彩把直线变成弯曲
让平行的铁轨成为一个圆环。
在海滨墓园

漫步
会让诗人找到灵感
在墙缝生长的巨大仙人掌
的阴影中获得形式。




《飞机篇》




我正为答辩的事烦恼
新闻报道叙利亚战势
和巴勒斯坦少年死在边界隔离栏下
所有这些并没有缓解我的压力。
这时天空是蓝黑的
有几颗耀眼的星辰
其中一颗一闪一闪
我猜测是一架航班
我们彼此都不认识
但我知道
在庞大的机壳下
是蜗牛和蚂蚁。




《湖水篇》




湖水明亮起来
映出天空和移动的白云。
几天前有几个工人在捞水草
它们几乎遮蔽了湖面。
现在好多了。
在生活中咖啡里加块冰糖
让味道变得复杂。
小时候,我没有见过白糖
更别说晶莹剔透的冰糖了
只有黑乎乎的红糖。
那时我的幸福非常简单
就是喝一碗红糖水。




《种子篇》




阳光照耀
赋予我们生命
泥土紧紧包裹
养育众生。
量子纠缠
一个在千里之外
感知另一个的悸动
在亿万年时光里。
那一天我收到一个包裹
打开是一包种子。
附上一封信
给我姐姐的。
说在他家屋后
栽有一棵丝瓜
甚是喜人
特寄与君。
他不知道我姐姐已经离开人世。
外甥问,寄给谁的?
我说,是我的。



《蚂蚁篇》



贝贝说,他看蚂蚁爬树
看了一整天
看的直流泪。
老丁发来图片
说一只黑虫
爬呀爬
慢慢嘀爬上天空。
我呆呆望着梧桐
叶子一片片变黄
一片片飘落
我没有秋天植物的洒脱。


《星空篇》




仰望星空时
你想到什么?
那是颗恒星
我想跳出我的樊笼。
从庄子的齐物论
观之蚂蚁
相对于浩淼的宇宙
人类并不比它伟大。
贝贝说昨天
他看门时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当了皇帝。




《听雨篇》  




在一次谈话中

憩园说我已过知天命之年

你的用词也就不一样了。

我想起读过的一首诗

讲少年听雨和中年听雨心镜的不同。

今年飞来的燕子

不知道是否去年那只燕子

它们看上去差不多。

我周围的人

也认为我与过去还是同一个人。




《规划篇》




在办公楼后面我经常路过的一颗柳树

没了

被规划成停车场。

我经常散步的翠湖公园

小孩拿着小网捞鱼

打上了都是小鱼小虾。

以前湖水很深

可以泛舟

冬天的时候能捕到上千斤大鱼

自从淹死几个人

湖被填平了

我想起一部电影

“规划人生”。




《未来篇》




我临黄山谷的帖子

一边读着:

今日之人饮酒、吃肉

在未来之世当坠地狱。

我当替之

吞热铁丸。

今日之人爱恨情愁

在未来之世当坠地狱。

我当代之

喝沸铜汁。

但我做不到,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美酒佳人

没有风花雪月

诗歌翰墨

又何必降生。



日月宇宙洪荒之初

共工怒触不周山

撞坏了撑天的柱子。

大象托着天

巨龟托着大象

大地托着乌龟。

小时候,在我母亲的世界

土地神托着故土

太阳神托着天空

灶神托着家

祖先托着我们。

现在,我们托着自己。




《距离篇》




沐子在微信中留言:

每一天从哪儿走过

驻足

拍照

每一天那个男孩出现在门口

拄着一根树棍

望着远方。

那是一张来自非洲国家

一座破败房子和一个又黑又廋小男孩的照片。

我不忍触读

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会这么大

超过了虱子与星星(猩猩)

之间的距离。

我没有种族歧视

只感到对这个世界的绝望

很难理解恐怖分子

在他生活的小区与旁人无异。




《观音篇》




我到广州复查

外甥带我到莲花山

朝拜望海观音。

在番禹一带

以前称南海

当地人祈求菩萨

面朝大海

保佑他们捕鱼平安归来。

我到了寺庙

里面坐落着形态各异的菩萨:  

欢喜菩萨

水果菩萨

滴水菩萨

香气菩萨

送子菩萨

健康菩萨

文昌菩萨

长寿菩萨

平安菩萨

福禄菩萨

安心菩萨

睡眠菩萨

姻缘菩萨

幸福菩萨。

有这么多菩萨

在你的世界里围绕着你,如众多的卫星。




《镜头篇》




我不经意碰到手机拍摄模式

咔嚓一声

我打开看:

是室内一角

但又不像

发生旋转

白色的屋顶

垂下来

变得虚无缥缈

折叠的窗帘

一道道的水平线

如防波提

把世界拦在外面。

这不是我居住的房子

在没有我

的镜头下。




《青蛙篇》




很久以前
青蛙不叫青蛙
是东青君
一个巨大的怪兽
一跳

要咬我
我大喊救命
妻子推我一下
又做恶梦了!
我转过身接着睡
地上掉了好多金鱼
我赶紧一个个捡起来
但鱼缸太小
承不了几条。




《中秋篇》




我梦到
妈妈像以往一样
忙着做饭。
我梦到
爸爸还在医院里
打着吊针。
我忽然明白中秋节到了
我的身体就是他们的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2-5 17:20:54 |显示全部楼层
浩浩荡荡的一组,非常不错,待细细品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8-12-6 09:21:05 |显示全部楼层
Elford 发表于 2018-12-5 17:20
浩浩荡荡的一组,非常不错,待细细品味。

谢谢依兄!多指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8-12-6 12:13:09 |显示全部楼层


“我每天散步时

都会抬头仰望天空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星球
不过被太空包围着。
我在想摩尔的雕像
如一根骨头
干净、简约
但在完整的外表下
他总在雕像里面凿一些洞洞
他想给石头的灵魂找出路吗?

荒木经惟在妻子去世后

便用花卉代替裸体。
拍摄花开花落的过程
镜头是如此逼近
你感觉盛开的花蕊
比阴唇更加鲜艳。
他在一旁题写:
性开情死。
在死亡的道路
他一路狂欢
为什么不呢?
只需要七天

你的身体就更换了一遍。


贝贝说,他看蚂蚁爬树
看了一整天
看的直流泪。
老丁发来图片
说一只黑虫
爬呀爬
慢慢嘀爬上天空。
我呆呆望着梧桐
叶子一片片变黄
一片片飘落

我没有秋天植物的洒脱。“”


在一次谈话中

憩园说我已过知天命之年

你的用词也就不一样了。

我想起读过的一首诗

讲少年听雨和中年听雨心镜的不同。

今年飞来的燕子

不知道是否去年那只燕子

它们看上去差不多。

我周围的人

也认为我与过去还是同一个人。


我到广州复查

外甥带我到莲花山

朝拜望海观音。

在番禹一带

以前称南海

当地人祈求菩萨

面朝大海

保佑他们捕鱼平安归来。

我到了寺庙

里面坐落着形态各异的菩萨:  

欢喜菩萨

水果菩萨

滴水菩萨

香气菩萨

送子菩萨

健康菩萨

文昌菩萨

长寿菩萨

平安菩萨

福禄菩萨

安心菩萨

睡眠菩萨

姻缘菩萨

幸福菩萨。

有这么多菩萨

在你的世界里围绕着你,如众多的卫星。



以上是我挑出的闪光的诗篇。

唠唠叨叨的一组,完美地延续着赫佐格的凡人的世界。我是说戏剧有多种形式,除了关汉卿,白仁普,马致远,元人杂剧还有后来人。

都是神叨叨的人物。



以文会友。如有兴趣,亦可登录本人博客:http://elford.blog.163.com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Elford 发表于 2018-12-6 12:13
“我每天散步时都会抬头仰望天空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星球
不过被太空包围着。

谢谢依兄的点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Elford Inc. ( 粤ICP备12086320号 

GMT+8, 2018-12-16 12:23 , Processed in 0.04430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