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艺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75|回复: 0

某人之殇(五首)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12-28 01:55:32 |显示全部楼层
*某人之殇

失去花园
也就失去迷宫
失去迷宫
却失不去罪孽
某人梦里醒来
满手花瓣
某人酒里睡去
月亮还会
再次滴着民谣的血

失去森林
树的感觉
怎么可以用吉他弹奏
某人的懊悔
不可能与猫分享
碑文里的礼物
青石未必能懂
某人的落寞
就是世道的深渊

某人可能尘埃也不是
不能渺小
不能嚣张
某人可能潜伏在规矩里
每一声夜莺的啁啾
都有着前世的回归
失去的惩罚
都有着巨大的虚空
总愿与某人紧紧相拥


*那不是我的爱

敲碎
裸露全部的肉
再尝出我的味道
那不是爱
我的覆盖
没有任何粉末的累赘
我的背叛
没有任何荣誉的阴影
可以原谅二月的疯狂

我的埋葬
没有谁可以拯救
一只猫先过去
一只狗先过去
一头牛先过去
都可以和田园一起先过去
我却再也不会在同一个杯里
跳出来
审判自己

合唱能解释什么
海洋能解释什么
那不死的秘密
绝不是可以随意掠夺的尸体
为什么一切都在雾中
可以搀扶的孩子
可以致敬的星空
就那么容易虚无
那么容易不被蚊子追逐


*面具戴久了

认识我的人
都先认识我的面具
不知什么时候戴了面具
面具已是脸的一部分
脸也已是面具的一部分
分不清脸与面具
世界才如此不会尴尬
我走在太阳与月亮之间
悲哀着自己偶尔清醒的赤裸裸

不要高兴我送你一朵花
也不要懊恼我只送你一朵花
你要想想认识我已多久
在明亮的清晨
你不知道我用了多少阴暗
精制成甜点摆在青花瓷的盘上
在黄昏迷人的乐曲里
你不知道有我多少的泪水
在琴弦上坚定地跳跃着

如果你曾经念过我的好
我不知道面具的功劳占了多少
在艰难的舞台上
我只拥有自己的贫穷与无奈
是的,我们一起沐浴过
我们彼此的隐私是如此的纯粹
不是沐浴液的泡泡就能看透
硬硬的闯进你的体内又如何
酥酥的给你蛋白质又如何


*傻子发生着变化

在摇滚的调调里
傻子仿佛已被大风吹散
撒了一草地
像一堆堆牛粪
又像一块块石头
仿佛傻子已宽恕了世界
仿佛世界已彻悟了傻子
在傻子的眉头
添了一颗无所谓的黑痣

傻子还能变化到哪里去
不就是那个没心没肺的主唱
横扫着一把没心没肺的吉他
没有一点傻子的样子
忽略掉忍冬花的香味
摇着头摇着岁月不羁的长发
傻子固定久了
还有什么人愿意去默哀
雷动的掌声是另一个天堂的配音

现在傻子退场了
在冰冻的瀑布上
没有谁愿意分清傻子是哪滴水
架子鼓在一边闲置的时候
孤独的不再是傻子的孤独
在所有经过的鸽群里
不要去试图辨别是灰是白
傻子都一样说着人话
傻子都一样吃饱了撑着


*这次玻璃彻底碎了

立春刚过
玻璃就这样彻底碎了
一地诗的碎片
无声溅起
飞向网络
飞向彻底的透明
那些无能为力的碎片
在阳光中
折射出风的锐利

那些陌生的人
都开始阅读宇宙的文字
看那些天体
如何分崩离析
我也在遥远的夜风中
静寂一下自己的魂灵
不知悲哀的是玻璃
还是那些玻璃的碎片
在无奈里重新唤醒

要命的花朵都是如此妖艳
不在悬崖就喜欢闪现身边
玻璃碎片飞起来如何
乡村飞起来又如何
我不留胡子
却又羡慕那些留着胡子飘逸的人
在喧嚣里我的魂灵颤抖两下
一切无关石头一丝的沉重
石头才不理会任何玻璃碎裂的声音


2018.2.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Elford Inc. ( 粤ICP备12086320号 

GMT+8, 2019-5-26 14:53 , Processed in 0.037964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