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锋艺术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21|回复: 1

维庸诗集《燃烧的镁条》正式出版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7-18 19:16:48 |显示全部楼层
维庸诗集《燃烧的镁条》正式出版

各位好,维庸遗作《燃烧的镁条》经过数月的周折,已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在这里感谢大家对维庸的关心。

转:

晴朗的普雷斯塔廷
                                            東門楊   

  四个月了,我没有更换过车里的CD。开动汽车,响起的依然是吉他独奏。这是哥哥的,是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听的最后一张唱片。琴音疏朗,封闭的空间里,编织出孤独沉静的网,细密的结点仿佛片段式的回闪,有关逝的去生命。我从手套箱翻出封套,上网搜索,才知道这张名为《Touch》的唱片是美国Windham Hill公司出版的一张吉它精选。其实,有太多关于他的事,我并不真切地了解。因为总觉得有的是时间,很多东西在当时懒于问个究竟,如今只剩下回忆和猜想。
  
  三年无休止地面对那些疾病的暗示和真实可怕的折磨,他从未惊慌失措,自始至终以惊人的毅力和冷静的思维控制着局面。他接受了21次化疗。他同样有条不紊地写作(大约一千首诗),就像他说的,“三年来写了很多疼痛的词,/诗也疼痛起来……疼痛之苦浸润了/我的肉体和心灵的每个细密之处”(《无题》)。即使生命将终,他也没有丝毫倦怠;即使病魔将他身体摧残得尊严尽失,他的头脑依然清明,依然高贵不容侵犯。
  
  面对这本《燃烧的镁条》,我曾无不担心地问他,“镁条”的意象是否过于激烈?他说:“燃烧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意义的生呢?”在一千多个日夜里,他不停歇地与死神周旋、谈判、决裂、和解。直面死神,向死而生。他以“啄木鸟”的形象如此表达:
  
  一只恐惧和疲惫的啄木鸟
  短暂的飞翔,从一棵树到一棵树,
  抓紧停靠的树干,打摆子,耍花屁股,
  不停地。对必须回答的身体问题
  点头,摇头,点头,摇头,点头,摇头,点头,摇头
  点头,摇头……
  (《假托啄木鸟的表达或隐喻其他》)
  
  虽然言语中充满了彻骨的无奈,他还是坚定地、一次次将巨石推向山顶。在短诗《西绪弗斯》中,他说:“过去不具有任何意义,我们依然要向前走,/时间也不回头,道路也无畏覆辙与迷途。”
  
  一直以来我并未将他作为诗人看待,因为他在世时兄长的身份远大于其他。面对死亡的判决,我曾不止一次地怀疑他写诗的意义究竟何在。我总认为一切艺术在死亡的面前,价值无不消弥。再精彩的作品,所谓的不朽与永恒,对于创作的主体——人,对于其脆弱而易碎的生命而言都是空虚。法国作家米歇尔·莱里斯(Michel Leiris)说:“醉心艺术虽能使我们忘掉死亡,但死亡终可将一切化为乌有——所有许诺之事、你我,艺术也不能幸免。”哥哥通过写诗对抗死亡的行为一度让我困惑不已。他走后,留下了巨大的空白。我认真地阅读了这一千多首诗,尤其是他生命最后几个月的遗稿,诗人的形象才在我心中明晰起来,我也渐渐明白写诗之于他的重要。就像他说的:
  
  如今一切不赋有意义,抚慰大脑时
  都成了垃圾。惟独零星的词语
  流淌过时间,横穿过一个人的眼睛,留下
  真实的遗迹和碎片。”
  (《就这些,分行诗句里一个灵魂的发言》)
  
  如果没有这一千多首诗,我很难回忆和想象,三年里,哥哥是如何与疾病相处的。在《它们》里,他写道:“孤独,疼痛,渴望/三包黑色的火药,寂静无声”。这三个词大致可以概括他生命的基本状态。尽管有家人、朋友的陪伴,因疾病而生的孤独是无法缓解和改变的。无论有怎样的豁达,这死亡的宣判总能将人隔绝其中,只有独自地承担和面对。而疼痛更是个人化的,管你怎样亲近的人也没办法分担,那是一天注射三针吗啡也无济于事的疼痛。对生的渴望,他所有生命的动力都源自这渴望,他渴望获得更多的时间,渴望写出更多的好句子。他在诗集《镜子》最后一首长诗《你是不该死的》里,同一个病友说:“死在你决定不活,在你妥协的一刻就来了。突然就来了,果断,冷漠,连你再考虑一下的机会都没有,死就带你走了。”他坚信只要自己不放弃,就不会轻易被打败。然而正是求生渴望让他陷入了一种悖论的轮回,渴望让他不妥协,让他竭尽所能地求生,而生所面对的就是无尽的孤独与疼痛。因此,他想将这三包黑色的火药封进“礼花弹中/它们飞上天了。一声巨响/它们变成绚丽的烟花”。
  于是,诗成了他唯一的寄托。他将自己对世界,对自身的每一种细微的感受和思索都记录在诗里。对他来讲,写诗已不仅仅是一种“气之动物,物之感人……形诸舞咏”的外向的、抒发式的行为,而更像是一种内观的,聚敛的,治疗式的举动。2012年初,他接受了一次为期一周的大剂量化疗,各种不适症状,药物反应接踵而至。他后来向我描述,每天半夜醒来,他开始呕吐,用半个小时吐出腹内所有的积存,之后不再能入睡,便开始写作他的《回声——或对尤金扎米亚金的悼念》直至天明。一周之后,他完结了这首五百多行的长诗,也挺过了艰难的治疗。他无疑将写作也视为一种全身心投入的辅药,它辅助医学上的化疗,缓解不适症状和药物反应。他对自己说:
  
  你要有信心,今夜天空没有灾难,
  汹涌在你体内的疼痛,是汹涌在人类体内的
  疼痛。一条必经的道路由文字
  记载,受难的旅程和受难者。”
  (《和疼痛斗争的岁月》)
  
  去世前一个月,他将这部自己选定的《燃烧的镁条》交给我,请我校读并印刷成册,说有两个诗歌网站要做他的诗歌专辑,可以将这本最新的集子寄给他们。我当时应承下来,并未着急完成,只想着陪他再一次渡过眼前的难关,就像之前他肺部感染,或是胃部出血,几次都化险为夷一样。他去世前两天,我还为他读菲利普·拉金的诗。我依着顺序去读,他忽然打断我,笑着要我去读《晴朗的普雷斯塔廷》:
  
  来晴朗的普雷斯塔廷吧
  广告画上的女孩笑着,
  跪在沙子上
  她身着白缎紧身衣。
  她身后,是一片海岸,一家
  棕榈丛中的旅店
  似乎从她的大腿扩展,并
  张开齐胸的双臂。
  ……
  一个人用一把刀
  或其他东西刚好刺穿
  她微笑的画着胡子的嘴唇。
  她过的这种生活太好了。
  不久,一大滴横向的泪水
  留在仅有的一只手和大片的蓝上。
  现在,上面贴的是“和肿瘤斗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3-7-19 00:34:52 |显示全部楼层
我已收到一本,写得很好!
风韵犹存
http://blog.sina.com.cn/u/201792451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Elford Inc. ( 粤ICP备12086320号 

GMT+8, 2019-3-22 22:12 , Processed in 0.04678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